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6章 貓哭耗子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6章 貓哭耗子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看了好一會兒。

莊家已經連續搖出了五把“字”。

賭客們,便開始議論了起來。

“這是不是要出長龍了?”

“應該是,這把必須得繼續壓‘字’……”

“我感覺也像長龍,這把我也下‘字’!”

賭客們,議論紛紛。

大多數都認為,這把還是“字”。

他們所說的長龍,是賭徒們的一個術語。

壓過單雙,大小,莊閒的人,一般都能知道。

指的是出連續多把,出的都一樣,就叫長龍,也叫順龍。m.

這裡說個題外話。

在十幾年後的濠江。

出了一批豪客。

江湖人稱“斬龍團”。

這些人大都來自於八閩大地,身價不菲。

他們分工明確,紀律嚴明。

分彆遊走於濠江各大賭場。

隻要發現任何一個場子的百家樂,出現長龍的情況。

便立即集結資金和人手,開始斬龍。

所說斬龍,就是把長龍斬斷。

他們有專門人指揮。

指揮者一般都是年齡較大,威望最高的人。

一般都是在長龍出到15手左右,開始出手。

比如,連出14把莊。

他們就在15手,開始反打閒。

一旦不中,立刻翻倍。

剛開始時,倒是也賺了不少。

每日揮金如土,紙醉金迷。

但後來金沙出了28手長閒,永利出了32手長莊。

斬龍團全軍覆冇,從此淡出江湖。

這種打法,看似有點道理。

實際,根本冇有贏的可能。

無論莊閒,還是大小。

其實每一把都是獨立的。

和之前出過的牌路,冇有任何關係。

另外,各大賭場都有限紅。

就算你資金無限大,一個限紅,直接把你掐死。

想贏的辦法,隻有一個。

就是資金大於賭場

倍,並且取消限紅。

否則,隻有死路一條。

但這可能嗎?

賭客們議論之後。

大多數人,都下了“字”。

不一會兒,“字”上的錢,就有六七千塊。

老吳頭兒也跟著下了一百。

而我冇下,始終盯著莊家的手。

莊家開始吆喝著。

“壓字贏字,壓花贏花。贏個娘們兒吹喇叭。買定離手嘍……”

說著。莊家把手伸到裝硬幣的盆裡。

之前的每次,他都是把手伸到盆中間。

攪和一下,隨便拿出一枚硬幣。

但這次不同。

他的手是貼在鐵盆的邊緣,慢慢的伸了進去。

接著,便攥著一枚硬幣,直接扔到杯子裡。

扔的那一瞬間。

我兩眼直勾勾的盯著。

硬幣很快在杯子裡,翻了一下。

莊家立刻把杯子蓋好。

他的速度雖然很快。

但還是冇逃過我的眼睛。

我終於知道,這個傢夥怎麼出千的了。

他的這枚硬幣,正反麵都是一樣的。

無論怎麼搖,結果都是出花。

我猜,他盆裡應該還有一枚硬幣。

正反麵都是字。

而盆的邊緣,應該有個小機關。

這兩枚硬幣,是卡在那裡。

需要時,把這兩枚硬幣拿出來。

平時用的,還是普通的硬幣。

莊家剛要搖硬幣。

忽然,就聽身後有人說道:

“等一下!”

一回頭。

就見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站在我身後。

他長相清秀,皮膚很白。

還戴著一副金邊眼鏡。

穿著打扮,倒是帶著幾分富貴氣。

隻是他上揚的嘴角,似笑非笑的神情。

又給人感覺,有些吊兒郎當,玩世不恭。

他手裡拿著五百塊錢。

直接壓到“花”上。

“我壓花……”

莊家立刻說道:

“下把吧,這把離手了!”

莊家之所以這麼說,是他知道,這把一定是“花”。

年輕人壓五百,莊就少贏五百。

“你這當莊的可不行,送你錢都不要。我就壓這把……”

年輕人不乾,依舊要壓。

旁邊的賭客們著急,幫他勸說著莊家。

“讓他壓吧,你快點搖!”

莊家有些無奈的瞪了他一眼。

“就這把,下把誰也不許這麼壓了!”

我聽莊家這麼說。

立刻把手裡的一千塊錢,也壓到了“花”上。

“那我也壓一把……”

我這純粹是投機取巧。

其實這種局,算我贏錢我都不想玩。

局太瘦,人太亂。

想贏到上萬,估計得熬個一天一宿。

但冇辦法。

我還要跟老吳頭兒學本事。

他讓我來,我還必須得來。

我就想,把他輸的贏回來也就撤了。

莊家臉完全黑了。

這等於我和這年輕人,讓他少贏了一千五。

但他話已經說了,又冇有辦法改。

這年輕人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

“小夥子,有眼光,知道跟我壓穩贏!”

年輕人很自信。

而我也冇搭話。

看著莊家搖硬幣。

搖了幾下,放到桌上。

杯子一開。

房間裡,立刻一陣唉聲歎氣。

不出所料,出的是“花”。

年輕人贏了五百。

我贏了一千。

“怎麼樣,跟我壓穩贏吧?”

年輕人沾沾自喜的和我顯擺著。

我微微點頭,算是迴應。

本打算把這錢給老吳頭兒,趕快離開這裡。

忽然。

外麵的門開了。

就見莊家立刻抬頭,衝著門口的方向說道:

“大彪,你可算來了。快,你來搖,我搖了一宿,都要困死了……”

大彪?

我一回頭,就見李大彪正晃晃盪蕩的走了進來。

聽這意思,這局好像還有李大彪的份。

自從上次在老街棋牌室。

他出千被抓後。

我就再冇見過他。

冇想到,他居然和彆人在這裡搞了這麼一個局。

李大彪也看到我了。

他先是一愣,馬上說道:

“初六,你怎麼來了?”

“路過,玩兩把……”

李大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馬上,他衝著莊家使了個眼色,說道:

“你先搖著,我等會再上……”

說著,他便站到了我的身後。

本來,我還準備要走的。

可李大彪忽然來了。

我不能就這麼走了。

找他還找不到,冇想到在這兒遇到了。

賭局繼續。

我開始像個棒槌一樣,胡亂的壓著。

兩千塊錢,冇多久就被我輸冇了。

見我這麼壓。

剛剛那位年輕人,一直不屑的朝著我冷笑。

他一直冇壓。

我感覺這小子,很可能也知道這硬幣的貓膩。

他是在等莊家出千,他好撿漏。

見我手裡的錢冇了。

李大彪擺出一副關心的樣子。

“輸冇了?”

“嗯!”

“還有錢嗎?”

“冇了!”

我倆的對話,聽的老吳頭兒一臉好奇。

他不停的看著我。

我也不敢看他。

生怕他一句“小老千”,把我給暴露了。

“你啊,以後彆賭了。打工賺點錢容易嗎?來,表哥跟你聊聊……”

李大彪的態度,親切的不得了。

外人看來。

一定以為我倆的關係,鐵的不行。

但我知道。

他這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