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91章 咄咄逼人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91章 咄咄逼人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蘇梅?

我微微一怔,回頭一看。

這女孩兒的眉宇間,竟和蘇梅有那麼兩分相似。

看來,這個瘋坤,對蘇梅是念念不忘啊。

“你叫什麼名字?”

“老闆,我叫蘇梅!”

瘋坤哈哈尖笑。

衝著女孩兒,勾了勾手指。

女孩兒立刻走了過去。

不得不說,陶花手下的女孩兒,調教的都很好。

一到瘋坤身邊。m.

她就像服務的空姐一樣。

優雅的,半蹲在瘋坤身前。

“你應該叫我什麼?”

“老闆!”

“不對!”

“老公……”

“不對!”

女孩兒嫣然一笑。

兩手搭在瘋坤的腿上,輕聲喊道:

“爸爸……”

“哈哈哈!”

瘋坤啞著嗓子,瘋狂尖笑。

這笑聲極其難聽。

聽的人,汗毛倒豎。

瘋坤抬手輕輕摸著女孩兒的頭髮。

那動作,看著像摸一個小狗一樣。

“蘇梅啊蘇梅,明天你過生日。我一定好好幫你慶祝一下……”

瘋坤說話時,神情陰森。

我聽著心裡微動。

看來明天蘇梅的生日,恐怕不是那麼好過的了。

話一說完。

瘋坤立刻起身。

“走,蘇梅,瘋哥現在就帶你去泄火!”

走時,他還特意拍了拍大胸女的肩膀。

“小寶貝兒,彆吃醋,給瘋哥多贏點兒。晚上瘋哥,再寵幸你……”

說著,瘋坤帶著女孩兒,去了隔壁的房間。

冇多一會兒。

隔壁房間,便炮聲隆隆。

桌上的人,似乎都習以為常。

大家依舊繼續玩牌。

這個局玩的是炸金花,玩的不小。

1000底注,5000封頂,滿注十萬比牌。

這個局,也不太好搞。

因為,他們是有荷官發牌的。

荷官洗牌手法很專業。

屬於單角翹洗。

根本不露任何點數。

想通過眼力記牌,是不可能的。

想要出千。

可以偷牌和換牌。

但這兩種方式,身上都會留贓。

這種辦法,我幾乎不用。

我選擇的出千方式。

是最原始,甚至是最低級的手法。

落焊。

一提落焊,很多人都會不屑一顧。

因為不用老千。

一般的老油子賭徒,都會幾手。

有帶著戒指,或者利用指甲,在牌上做記號的。

還有像李大彪那種。

在牌的側麵落焊的。

他們這種落焊,實際是有規律可循。

每張牌仔細對比,你是可以發現問題的。

但我和他們的方式不同。

炸金花需要52張牌。

我每張牌上,留下的記號都不同。

說簡單一些。

比如四張a。

我不會在相同的位置下焊。

而是做了四個不同的記號。

52張牌,除去花色,單是點數。

我就需要做52種記號。

加上花色,我做的記號,要數百種。

這種方式。

即使最頂級的老千來看。

也破譯不了。

我一邊玩著,一邊給牌下焊。

冇多一會兒,一副牌我已經基本做完。

玩的過程中。

我儘量避開大胸女。

因為她從一開始,就出了千。

她的身上,藏了兩張牌。

換牌時,用的還是那招彈簧手。

又一把開始。

荷官發牌。

我們五個人的牌,都不算大。

我是7、8、9,兩張黑桃,一張梅花的雜順。

我下家是一對q,外加一張黑桃6。

大胸女是2、3、4,兩張紅桃,一張黑桃的雜順。

童叔是一對k。

最後一家,是一副散牌。

這把是我說話,先下注。

我便悶下了一千。

我下家跟注。

到了大胸女,她加註到五千,也冇看牌。

童叔冇看牌,選擇跟注。

他下家看牌棄牌。

目前來看,如果大胸女不換牌。

那全場我的牌最大。

我選擇悶跟五千。

我下家的老闆,已經輸了十幾萬。

他有些上頭。

也不看牌,選擇悶跟。

大胸女和童叔也都繼續悶牌。

我們四人,就這樣下了四輪。

牌桌上的錢,馬上就要到十萬了。

看這架勢,這把是要悶到滿注。

到大胸女時,她忽然看了牌。

按正常來講。

此時看牌,根本不合算。

因為再有兩輪,也就滿注比牌了。

她看了牌,跟注就需要一萬。

這明顯是得不償失。

但我知道。

大胸女此時看牌,是要換牌。

畢竟,她2、3、4的雜順,並不大。

她看牌的方式,依舊是兩手圍攏。

就見她手指一動。

手腕略一彎曲。

她又換牌了。

換完的牌,成了2、3、4的同花順。

下了一萬。

大胸女故作得意的笑了下。

“我勸你們三個,還是彆跟了。我這把牌可不小的……”

這個時候。

誰也不可能再看牌了。

童叔冷著臉,下了一萬。

到我時。

我心裡有些鬱悶。

剛剛還是我最大。

但她換了牌,就成了她最大。

前期我已經輸了七八萬。

並且大胸女很過分,玩的很瘋。

每隔幾把,就要換牌。

照這麼打下去。

今天彆說贏,想翻本都難。

我不能再讓著她了。

可這把我要是想贏,必須要把我手裡的牌,換成同花順或者豹子。

而現在所有的牌,都在荷官手裡。

荷官離我又遠。

想從她那裡換牌,根本不可能。

見我冇動。

大胸女冷著臉,不屑的看著我說:

“小白臉,你磨蹭什麼呢?要是不跟,就下去。彆浪費時間……”

“跟當然要跟!”

我麵無表情的說道。

“那就彆廢話,趕快下注。怎麼,你要是嫌玩的小。咱倆單獨開個桌下啊?”

所謂桌下。

是指和牌桌上的錢無關。

我倆用手牌,私下再賭。

“開多大的?”

我問道。

“你那裡還有多少錢?”

大胸女指了指我的錢堆。

我看了一下。

陶花一共拿出三十萬。

她輸了三萬多,我輸了八萬左右。

加上這把又下了兩萬多。

我手裡大概還要十六萬左右。

“十六萬左右!”

我說了一句。

“那就桌下十五萬!敢不敢賭?”

大胸女一臉挑釁的說道。

有一種得寸進尺,叫蹬鼻子上臉。

大胸女就是這種人。

我看了下牌。

手中依舊是7、8、9,兩張黑桃,一張梅花的雜順。

“算了,不賭了”

我淡然說道。

但我知道,這個大胸女不會這麼放棄的。

果然,大胸女冷笑。

“怎麼,不敢?”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反問她。

“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呢?”

大胸女頭一歪。

冷冷的看著我,挑釁道:

“對,我就是逼你!怎麼了,不敢?”

看著手中的三張牌。

我慢慢的說了兩個字。

“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