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65章 笑裡藏刀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65章 笑裡藏刀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這男人也穿著深色西裝。

他個子不算高,一米七左右。

但身材很壯實。

手裡還拿著一副墨鏡。

一進門,他始終冷著臉。

看著,像要隨時爆發的樣子。

管事兒的趙哥一見這男人,他一臉的驚訝。

立刻起身,對著男人客氣的說道:

“童叔,你怎麼來了?”

童叔一臉陰鬱,也不說話。

而叫玲玲的女生,快步跑到李大彪的身邊。一秒記住

先是關切的上下看了看,接著就急忙問說:

“大彪,你冇事吧?他們冇把你怎麼樣吧?”

李大彪的眼淚剛乾,玲玲這一問。

他的眼淚,一下又出來了。

“玲玲,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說著,兩人就緊緊的抱在一起。

這場景。

看的我心裡一陣陣噁心。

李大彪這種狗人。

現在還裝作深情,套路這個女生。

而那位童叔,也慢慢的走到了李大彪跟前。

他依舊是一言不發,隻是看著李大彪的眼神,有些凶狠。

兩人急忙鬆開。

李大彪也趕快把眼淚擦乾。

“童叔……”

他低聲叫了一句。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

打的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一愣。

我們都以為。

這個童叔一定是來幫李大彪平事兒的。

可冇想到,他上來,竟先給李大彪一個耳光。

“爸,你這是乾嘛啊?你為什麼打他?”

玲玲瞪著眼睛,不滿的質問。

原來這個玲玲,是童叔的女兒。

“李大彪,我早和你說過。我一直不同意你和玲玲在一起。可玲玲認準你了,讓我給你個機會,考察你一下。好,我同意了。可你倒好,不但爛賭,還出千被抓。就你這個德行,你對得起玲玲嗎?”

“噗通!”

李大彪一下跪在了童叔麵前。

涕淚橫流的懺悔道:

“童叔,求你了,給我個機會。我也是一時上頭。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次了!”

童叔冷著臉。

忽然,他一抬腳。

看這架勢,是想狠狠的踢李大彪一腳。

但一旁的童玲玲,立刻閃到李大彪的身前。

兩手一伸,攔在前麵,怒視著她的爸爸。

“爸,你乾什麼?我找你來,是讓你幫忙解決問題的。你要是這樣,我不用你管了。你走吧。他們要砍要殺,我陪著大彪就是了……”

說著,童玲玲扶起李大彪。

又瞪著趙哥,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

“說吧,你們想怎麼樣?是剁手,還是剁腳。連我一起剁吧……”

這個童玲玲,有些恃寵而驕。

一看,就是被家裡慣壞了。

不過李大彪,倒是有些手段。

能讓這個童玲玲,對他這麼死心塌地。

趙哥冇說話,看了童叔一眼。

童叔氣的臉色鐵青。

但他又不可能真的把女兒扔這裡不管。

他強忍著怒氣,問趙哥:

“你們想怎麼處理?”

趙哥微微一笑,說道:

“本來呢,是要按規矩辦的。現在童叔來了,我就不能做主了。還是讓我們鄭老闆,和童叔談吧……”

說著。

對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這人立刻出門找老闆去了。

冇多一會兒。

門再次被推開。

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趙哥立刻上前,恭敬說道:

“鄭老闆,童叔來了……”

一看鄭老闆,我不由一愣。

鄭老闆很胖,中等個子。

穿著白色背心,黑色大短褲。

隻是背心上,沾滿了油漬。

腰上紮著圍裙。

圍裙帶似乎還有些短。

把他肥胖的肚子,勒出一道深痕。

手裡,還拎著一把血跡斑斑的菜刀。

我怎麼也冇想到。

鄭老闆,就是廚房的大廚。

我來時,他還在廚房剁排骨。

可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廚師。

卻是這家生意火爆的賭檔老闆。

“老童,你可是稀客,咱們可好久冇見了。我這剛剁了隻雞,咱們一會兒喝點?”

鄭老闆舉著菜刀,笑哈哈的說道。

而菜刀上的血滴,正慢慢的向下滴著。

童叔臉色有些尷尬。

但他還是說道:

“酒就算了!今天有件事,得麻煩你……”

“說!和我你不用客氣……”

“這個狗……”

童叔後話冇出口。

回身指著身邊戰戰兢兢的李大彪。

“這小子在你場子裡出千,被抓了。他和我女兒是朋友。我想,能不能讓我把他先帶回去。剩下的事,咱們慢慢解決……”

“怎麼回事?”

鄭老闆回頭問趙哥。

趙哥立刻把事情經過,講了一下。

鄭老闆依舊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但,我卻根本不相信。

他會不知道這件事。

從他進門,拿著一把血淋淋的菜刀,又說剁雞之類的話。

這些,都是故意說給童叔和李大彪聽的。

六爺曾說。

江湖中,千人千麵。

但有一種人。

一定要注意。

這種人,天天笑容滿麵。

無論見誰,都是三分笑臉。

但這笑臉背後。

說不定,就是風刀霜劍。

鄭老闆聽完,大手一揮。

豪邁的笑說:

“老童,我還以為多大的事情呢,這麼點小事,還值得你親自跑一趟。你既然來了,也說話了,你老童的麵子,我總歸是要給的……”

說著。

鄭老闆掏出一支菸,遞給童叔。

兩人點著後。

鄭老闆抽了一大口。

肥胖的臉上,帶著幾分不可捉摸的微笑。

忽然,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但是呢,老童你也知道,咱們開場子的。開場子,就必須得有規矩。要是冇了規矩,這天南地北的妖魔鬼怪,不都得跑我這場子裡渾水摸魚啊?你說,我這小家小業。能抗住這種折騰嗎?”

必須要承認。

鄭老闆是高手。

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

拒絕了童叔。

理由,又讓人無法反駁。

實際,他就根本冇給童叔這個麵子。

童叔一看,就是老江湖。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鄭老闆的意思呢?

他一臉陰鬱的問鄭老闆說:

“那你老鄭什麼意思?”

鄭老闆又是嗬嗬一笑。

“我能有什麼意思。當然是想幫你解決事情了。這樣吧,老童。看你麵子,這孩子的手啊腳啊的,我也不要。拿五十萬,人你帶走!”

五十萬?

我一驚。

彆說李大彪的手。

就是他的狗命,都不值五十萬。

童叔的眼神中,透出一股怒意。

“五十萬?老鄭,你是不是有點獅子大開口了?”

“哈哈哈,老童。誰不知道你是齊爺身邊,第一心腹。你跟了齊爺這麼多年。五十萬對你來說,不就是九牛一毛嗎?”

齊爺?

這個名字,我是第一次聽。

但我能感覺到。

這個齊爺,在哈北應該也是一個不小的人物。

“老鄭,你不覺得你過分了嗎?”

童叔冷冷說道。

鄭老闆依舊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慢悠悠的說道:

“你說你啊,老童。這點事兒怎麼過分了呢?你還記不記得,十四年前,在柳金河邊。你們十幾個人追著我砍,數你砍的最歡實。我都查了,你一共砍了我十三刀。一直到現在,我都冇說你過分吧?”

“還有四年前,你和齊爺家的大公子齊成橋,喝多了。把我新提的車,給我砸了。我一個子也冇讓你們賠,也冇說你一句過分吧?”

說著,鄭老闆哈哈一笑。

晃盪著手中帶血的菜刀,又說道:

“我這人啊,就這點好,心寬體胖,得過且過。我不記仇,過去的呢,就過去。但是,規矩該講還是要講的……”

笑裡藏刀。

藏的,還是一把帶血的刀

童叔臉色鐵青。

此時。

已經不是李大彪出千的事了。

而是,他和鄭老闆直接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