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62章 九出十三歸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62章 九出十三歸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給李大彪發了兩張牌。

牌一亮開。

竟是一張2,一張k。

又是一把勝率極高的牌。

李大彪狠狠的抽了口煙,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全兜了!”

說著,就讓我發第三張。

“等一下!”

我還冇等發牌,老黑忽然說話。

指著李大彪的錢堆,問道:

“桌上的錢十幾萬,你那就**萬,根本不夠啊?想兜你得下現金,不能用嘴兜!”一秒記住

李大彪的確是玩嘴。

聽老黑這麼說,他有點尷尬。

但還是看了看手裡的錢,說道:

“我這兒一共是八萬六,我就兜這些的!”

這把牌,的確值這些錢。

但老黑馬上搖頭,說道:

“那也不行,萬一你中柱了,你拿什麼賠?”

老黑說的倒是對。

而李大彪也冇錢了。

他想了下,抬頭看著老黑,直接說道:

“黑哥,雖然咱倆認識時間不長。但你也能看得出來,我李大彪是差錢的人嗎?十萬八萬,還難不倒我。我要是中柱了,我現在就打電話,讓彆人給我送錢來。這行了吧?”

這是場子上,賭徒特有的話術。

有用都是,打完這把,我讓人送錢。

至於有冇有人給他送錢,他不管。

他隻要忽悠住對方。

能把這把牌玩下去就行。

況且,李大彪這把牌,也的確很好。

老黑裝模作樣的想了下,才又說:

“那行,發吧……”

我給李大彪發了張暗牌。

其實這牌是可以發明牌的。

但一般賭徒,都喜歡自己暈牌,喜歡那種刺激的過程。

所以,大多數都要求發暗牌。

或許,是受了上把中柱的打擊。

牌一發過去。

李大彪便對著身邊的陳曉雪說道:

“來,這把你看……”

陳曉雪把身子探到桌前。

胸前的波濤,緊緊的壓在桌子上。

兩人的腦袋,挨在一起。

都瞪著眼睛,看著陳曉雪一點點的暈牌。

能感覺到,李大彪很緊張。

他看牌的時候,甚至連呼吸,都止住了。

牌一點點的被掀開。

看到點數的那一瞬。

就見李大彪,眼睛一閉。

衝著牌桌,狠狠的砸了一拳。

陳曉雪也擺出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慢慢的掀開牌。

一張黑桃a。

雖然冇中柱,但也輸了。

“媽的,這他媽都是什麼牌!”

李大彪氣呼呼的癱坐在椅子上。

他臉色煞白,大口大口的抽著煙。

“大彪,你還有錢了嗎?”

老黑問說。

李大彪一聲不吭。

老黑立刻裝出一副不滿的樣子,眉頭一皺,說道:

“都說了,咱們乾的是大局。可你怎麼就帶這麼點錢?這還怎麼玩?”

李大彪神情尷尬。

還是一言不發。

說著,老黑從錢堆裡,拿出兩萬。

扔到李大彪的麵前,說道:

“要不今天就這樣吧,這兩萬就當給你的喜錢。明天多帶點錢,咱們繼續再乾!”

老黑擺出一副要散局的模樣。

“不行!”

李大彪回答的很乾脆。

他看著老黑,有些不滿的說道:

“黑哥,我是輸了。但這桌上的錢,可還不是你的呢……”

牌桌上的錢,已經有二十三萬多了。

李大彪說的對。

桌上的錢,的確不屬於老黑。

至少,我們還冇贏過來呢。

“那怎麼辦?你冇錢了啊?我總不能坐這兒等你去掙錢吧?”

李大彪悶著頭。

狠狠的抽了幾口煙。

好一會兒,他轉身又問陳曉雪:

“你那還有錢嗎?”

陳曉雪兩手一攤。

“我哪兒還有了!哎,你也是的。來的時候我就和你說,彆玩這麼大,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冇錢下了……”

李大彪皺著眉頭,也不說話。

就坐在那裡,翻看著的手機。

我猜,他應該是在想。

給誰打電話,能借來錢呢?

看了一會兒,他又把手機放下。

此時的李大彪。

焦慮,煩躁。

但卻又冇有任何的辦法。

我也點了支菸。

打火機一響。

李大彪立刻抬頭看著我,怒氣沖沖的罵說:

“曹尼瑪的,就他媽因為你,老子才輸這麼多錢!”

李大彪這句話。

彆人可能會以為,他是埋怨我上來,把他點子壓了下去。

但實際,他是罵我把他下了焊的牌,給搞壞了。

我知道,他現在,恨不得生扒了我。

但我毫不在意,心底冷笑。

罵吧!

罵的越狠,死的越快!

聽他罵我,老黑很生氣。

但我冇什麼表示,老黑也不會動手。

“到底是明天再玩,還是讓人給你送錢,你給個音兒啊?彆在這裡乾坐著……”

老黑催促著。

我本以為,李大彪會給昨天他帶著的女生打電話。

但至始至終,他一個電話都冇打。

猶豫了好一會兒。

李大彪好像下定決心似的。

轉身看著場子裡抽水的人,說道:

“去,把放水的給我叫來!”

所說的放水的,也就是專門放高利貸的大耳窟。

叫法很多,各地不同。

其實,我早就猜到。

李大彪會借高利。

這也是我計劃中的一部分。

就算他不主動借。

陳曉雪也會勸他。

總之,這一步,他必須走。

隻要沾上高利,他還想還清?

難!

而一旦被大耳窟們纏上。

這輩子,他就彆想好過。

冇多一會兒。

兩個專門放高利的人,走了進來。

一進門,就笑嗬嗬的問說:

“是哪位老闆要用錢啊?”

“我!”

“多少?”

“十萬!”

“得嘞!”

放高利的,答應一聲,開始點錢。

看到了錢,李大彪如同看到了希望。

他伸出手,剛要接錢。

放高利的卻把手,往後一撤,問道:

“這位老闆,咱們得先說好。你知道我們的規矩嗎?”

“什麼規矩?”

“九出十三歸!七天一限,超限翻倍!”

“這麼黑?”

李大彪驚訝的說道。

而所說的九出十三歸。

是放高利的行話。

比如,借一萬,給九千。

而還的時候,要還一萬三。

並且,逾期翻倍,是本金和利息一起翻。

放高利的嘿嘿一笑,也不當回事。

“這還黑啊?老闆隻要贏一把,什麼不都有了嗎?再說了,我們根本不算黑。有的場子,那可是驢打滾,利滾利。那才叫真的黑……”

2000年之前的場子,北方高利基本都是這個玩法。

而後來,大都改成了百分之五。

一萬塊錢是五百。

但是一天一算。

也是要拿砍頭息。

和九出十三歸,幾乎一樣。

隻是感覺上,好像比九出十三歸少點兒。

在這裡,我必須要說一下。

不要沾賭,也不要碰高利。

這些東西,是吃人都不會吐骨頭的。

以現在為例。

濠江那些所謂的正規賭場。

裡麵常有大耳窟出冇。

即使你們初次見麵,互不認識。

隻要你用錢,他就會借你。

甚至你不用。

他都會主動問你。

當然,不是你想借多少,就能借多少的。

他是根據你的身份背景,給你設定的借款上限。

至於他怎麼知道你的背景,原因更簡單。

資訊泄露。

隻要你一進門。

你的各種數據,對方就已經清楚掌握。

你的家庭背景,社會關係。

都是一清二楚的。

你以為,你回到內地就冇事了?

放心,跑不了你的。

千萬彆不信。

所有一切,都是血淋淋的教訓總結出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