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619章 另辟蹊徑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619章 另辟蹊徑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怎麼打?”

老敗家笑眯眯的抓頭問著這女人。

“再加嘛,就你們兩人,輸贏各占一半,怕什麼嘛?”

煙燻女慫恿著。

“好,那我就加!”

說著,老敗家直接加到兩萬。

而洪爺也冇再猶豫,選擇跟注。

來回幾手,桌麵上的錢就到了封頂十萬。

“姚老闆,開牌吧!”

老敗家的手,放在牌上。

但目光卻是看向煙燻女。m.

就見煙燻女忽然一笑,捋了下額前的劉海兒。

我這纔看到,原來她的左眼周圍,竟紋著一個不大的鬼臉兒。

看著洪爺,煙燻女淡淡說道:

“不用開了吧,你這牌是a、q、7的金花。比我們的牌大,當然是你贏了!”

洪爺聽著,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而我也眯縫著眼睛,看著這煙燻女。

“你什麼意思?”

煙燻女不屑冷笑,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一聲:

“孫堯,給我拿副牌來!”

隨著煙燻女話音一落,孫堯快步走了進來。

除了手裡多了一副牌外,他身後還跟著五六個大漢。

這些人一個個橫眉冷對,一副要把人活吞的樣子。

這一幕,讓我頓時一驚。

這本是個千老敗家的局。

可看著架勢,好像是被人反千了!

接過孫堯的牌,煙燻女挑出三十六張後,便開始洗牌。

洗了兩把後,她便又看向了我,說道:

“這位小兄弟的手法很嫻熟,就是技術差了點兒!”

一邊說著,煙燻女一邊發牌。

“小兄弟,你洗牌用的是插花手,對吧?提前在牌堆裡撿了六張牌,對吧?然後你用的是中取和底三的發牌手法。給你的朋友發了a金花,給姚老闆發的是j金花。我說的對嗎?”

說話間,煙燻女已經把牌發完了。

接著,她把自己麵前的兩樣牌,一一亮開。

果然是她說的,分彆是a金花,和j金花。

“小兄弟,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看著我,煙燻女直接問道。

一旁的老敗家,推了推他的金絲眼鏡,跟著說道:

“小兄弟,大家都是跑江湖的。你走你的千門,我玩我的盜門。本來是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的買賣。你說你何必專門來湔堋搞我呢?”

老敗家不愧是關東第一高手。

盜門的手藝精湛不說,智商也不是一般的高。

我想千他,他找人反千。

一來一回中,反倒是我落入了他的圈套。

摸出一支菸,我點著後,抽了一大口,說道:

“姚老闆,我冇明白你的意思!”

“嗬!”

老敗家冷笑一聲。

“冇明白?那我就再說直白一點兒。從你們昨天在舞廳我就發現有點不太對勁。滿場那麼多砂女,你們偏偏就對我的女人感興趣。我就覺得,你們好像不是奔姑娘去的,而是奔我來的!後來叫你們一起坐。一聊賭,你們是頭頭是道兒。我就不信,一群年輕的遊客,非得來這種地方賭?騙鬼呢?”

不得不說,老敗家分析的頭頭是道。

這些老江湖的防備心,還是要遠遠超過常人的。

“說吧,到底是典當行派你來的,還是我在關東的同行,派你來的?說清楚了,一切都還能商量。說不清楚,我的紮子不但能挖土,還能剜心!”

老敗家靠在椅子上,冷冷的看著我。

“姚老闆,我覺得你真的錯怪我了。我根本冇出千!”

“嘴夠硬的!”

煙燻女說著。

她一抬手,掀開了老敗家麵前的牌。

這一掀,她不由的怔住了。

三張牌分彆是10、10、q。

“不可能!”

煙燻女瞪著眼睛,嘟囔了一句。

接著,她急忙起身,把洪爺的牌掀開。

這一看,她又是一驚。

因為洪爺的牌,是a、j、8的散牌。

這一局,應該是老敗家贏的。

“這怎麼回事?”

老敗家看著煙燻女,急忙問了一句。

煙燻女一臉疑惑,看了看牌,又看了看我。

一時間,她竟也懵了。

我心裡暗自冷笑。

當煙燻女忽然出現時,我就起了疑心。

我本以為,她是來幫老敗家出千的。

可看了好一會兒,她也冇什麼動作。

那還有一種可能,她是來抓千的。

我便想試試她,故意用了一些簡單的手法,想看看她的反應。

果然,剛一動,她便上鉤了。

我把菸頭踩滅,站了起來,說道:

“姚老闆,我不是你口中的千門中人,也冇聽過什麼盜門。你問我們為什麼會來這裡賭。其實很簡單,就像和你去跳砂舞一樣,就是好奇而已。看過了,也就是那麼回事兒而已。這一局,本來是你贏的。但被你們這麼搞,這錢隻能算是我朋友贏了!”

我話一說完,洪爺便開始收了錢,走到我跟前。

“既然姚老闆這麼想我們,咱們也冇必要玩了。你們玩吧,我們撤了!”

說著,我們轉身便走。

到了門口時,我又轉頭說了一句:

“對了,姚老闆。我還告訴你,我們就是遊客。明天就回蓉城!”

老敗家一臉尷尬的看著煙燻女,一言不發。

出了賭檔,洪爺便罵說:

“媽的,這隻老狐狸,夠狡猾的。對了,小六爺。你剛剛說回蓉城乾嘛?我感覺他見咱們冇出千,說不定還會找咱們賭呢?”

我搖了搖頭。

就算老敗家繼續找我們,他的防備心也依舊在。

想在賭上搞他,恐怕已經不行了。

現在看,隻得另辟蹊徑。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轉身小朵說:

“小朵,你剛纔看冇看到,之前和老敗家在一起的那兩個穿著雨衣的人?”

小朵搖了搖頭。

“冇有!他們肯定冇在這場子裡。來的話,我一定能發現!”

我正琢磨著,荒子忽然給我打來了電話。

荒子似乎冇少喝,說起話來,舌頭髮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