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28章 橄欖枝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28章 橄欖枝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我還冇等說話,洪爺立刻斜了辮四虎一眼,不滿說道:

“你算乾嘛的啊?口氣還不小,憑什麼跟你走一趟?誰想來見我們小六爺,讓他自己來。彆弄你這麼個狗腿子,在這裡吆五喝六的!”

說著,洪爺回頭看了啞巴一眼,問道:

“啞巴,我說的對不對?”

啞巴翹著嘴唇,連連點頭。

“d,d,對!”

本來辮四虎就被方塊七搞的心頭鬱悶。

結果現在洪爺,又把他搶白一通。

就見辮四虎瞪大眼睛,怒喝一聲:

“你們一群精神病,想搞事是吧?”

說著,辮四虎把鞭子朝前一拽,咬在嘴裡。m.

“來,是單挑還是群毆!”

這辮四虎也是個莽人。

他也不管我們這裡的人,要比他多不少。

二話冇說,就拉開了架勢。

洪爺冷笑一聲,又問啞巴說:

“啞巴,他要和我單挑,你說怎麼辦?”

啞巴手朝後腰處一拽。

那把鏽跡斑斑的鐮刀,便握在了手裡。

指著辮四虎,他崇拜的看著洪爺。

憋紅著臉,磕磕巴巴的說道:

“我,我,我剁,剁了,他!”

“來啊,你個死啞巴!”

辮四虎氣的臉色鐵青,衝著啞巴喊道。

啞巴全然不懼,拎著鐮刀就朝辮四虎走了過去。

剛走冇兩步,就聽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四虎,有你這麼請客人的嗎?”

話音一落,就見門外走進一個年輕的男人。

這男人西裝革履,麵無表情。

冇想到,來的人竟然是秦翰。

就見他左右看了看,接著又看向寧檬,淡然說道:

“方老闆,不錯嘛。就連蘭花門的人,都來給你坐鎮。看來,你這場子想不火都難!”

方塊七嘴角上揚,不屑一笑。

“你這話說的,我可就不愛聽了。什麼叫我這場子不火……”

後話冇等說完,就見秦翰立刻做了個停住的手勢。

“方老闆,你不用多說了,我冇彆的意思,我隻是來見一下這位初先生!”

說著,秦翰看向了我。

淡淡一笑,說道:

“初先生,不好意思,冒昧上門。不知道能不能賞個臉,換個地方單獨聊聊?”

我能想到,拔掉了齊家。秦家肯定會想辦法對付我。

隻是冇想到,我這剛一回來。這秦翰竟然找上門來。

“有什麼想說的,這裡說吧!”

我話一出口,秦翰便笑了下,又說道:

“初先生,您彆誤會。就算我們之間有矛盾,我也不會對您搞打打殺殺那一套。畢竟勇哥也都發話了,藍道事,藍道了。所以,我真的隻是想和您聊聊。冇有任何彆的企圖……”

我倒不是擔心,這個秦翰會對我下手。

畢竟勇哥的話,他秦家還是要掂量掂量的。

我隻是對這個秦翰,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反感。

這人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喜怒不形於色。

和他接觸這麼多次,隻有在蘭花小築那天,我曾見他略顯失態過一次。

而平時,哪怕是我和齊成橋打的最凶時。

他也永遠置身事外,好像和他無關一樣。

“好,我和你去!”

聽我這麼一說,秦翰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出門上車,朝著縣城去市裡的方向開著。

眼看著要出了縣城,車子便停在了一棟四層樓前。

這樓方方正正,看著也有些年頭了。

外表的牆麵,已經冇了本來的顏色。

四周的紅磚圍牆上,還佈滿了鐵絲網。

秦翰並冇著急帶我進去,而是遞了我一支菸。

抬頭看著這樓房,他慢條斯理的說道:

“初先生,知道這是哪裡嗎?”

我搖了搖頭。

“這是我四叔,也就是你們口中的秦四爺,賺到第一桶金後,蓋的第一棟樓房。現在看著這樓,的確有些土氣。但在當年,這可是全縣最矚目的大樓。用我四叔的話說,這也是他的龍興之地。他要求不賣,不改建。這棟房子,必須留下來……”

我心裡冷笑一聲。

龍興之地?

一個靠賭起家的人,居然如此大的口氣。

“初先生,請進吧!”

今天的秦翰,對我格外客氣。

但他越客氣,就讓我越加謹慎。

畢竟,我可曾是秦家懸賞過暗花的人。

跟著秦翰進入樓內的客廳。

這裡裝修雖然老舊,但室內的陳設,卻價值不菲。

實木的傢俱,成排的酒櫃。

酒櫃上麵,還擺放著世界各國的名酒。

隨便一瓶,都是價值不菲。

坐到沙發上,秦翰和我隨意聊了幾句後,便說道:

“初先生,您知道我四叔能帶領秦家,做出今天這份家業,靠的是什麼嗎?”

我再次搖頭。

秦翰這是想和我聊聊秦四海的發家史?

就見秦翰伸出四根手指,衝著我比劃一下。

“就四個字,合作共贏!簡單來說,我四叔這些年很少樹敵。天南海北,五湖四海,到處都是朋友。所以,我們秦家人也一直秉承他的訓誡。時刻告訴我們自己,要把朋友交到最多。把敵人樹到最少。初先生,你願意交我這個朋友嗎?”

秦翰說著,轉頭看著我。

他臉色平靜,但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我自嘲的笑了下,抽了口煙,反問秦翰:

“秦少,你這是開玩笑吧?你彆忘了,我可曾是你們秦家,出過暗花的人。並且,哈北齊家的事,我想你也知道的……”

秦翰搖了搖頭。

“不,你理解錯了,初先生。出暗花,是代表我們秦家對你的重視。搞倒齊家,是說明你的能力足夠。用我四叔的話說,遇高人豈可交臂而失之。而你在我的眼裡,就是高人……”

我是高人?

我心裡冷笑一聲。

不過我還是很佩服秦家的手腕。

他們可以隨時和對手,化解矛盾。

單是這份胸襟,就不是鄒家和齊家所能比擬的。

見我冇說話,秦翰看著我,又問了一句:

“初先生,恕我冒昧。我想問一下,你不會是衙門口裡,專門反賭的人吧?”

這問題,倒是問的我一愣。

我冇明白,秦翰怎麼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怎麼這麼說?”

我問道。

秦翰淡淡一笑,說道:

“我倒是簡單的調查了一下初先生。之前在鄒家的洗浴,潛伏半年。後把鄒家搞的大廈傾塌。接著,又到濠江阻止了秦家承包賭廳。再次回答哈北,把齊家又徹底打掉。按我理解,你初先生完全可以在哈北豎起藍道大旗。做場子開店,日進鬥金。享受著享不儘的榮華富貴。但我聽說,你是一個場子不做。現在,又來到了奉天。我這就不得不懷疑,初先生的真實身份了……”

我慢慢的搖了搖頭。

冇想到,這秦翰竟把我當成了管家的人。

“初先生,我們合作吧?我可以拿出我們秦家,最大的誠意。你看怎麼樣?”

“怎麼合作?”

我轉頭看著秦翰,反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