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43章 後浪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43章 後浪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想要和,必須出千。

可眾目睽睽之下出千,這難度可想而知。

尤其還是在雲上。

誰知道,他們這些所謂的顧問中。

有多少千門高手呢?

“看牌啊?怎麼不看牌?”

坐在一旁的齊成橋,開始催促著。

我現在,根本冇心情理會他。

想了下,我轉過頭看向房楚開,說道:

“房兄,給我一支菸!”

房楚開打開手包,拿出煙和打火機。m.

他的助理走到我跟前,遞給我一支菸。

接著,又幫我點著。

這是我今天進入場子後,抽的第一支菸。

一大口下去,竟有一種暈暈乎乎的感覺。

抽著煙,看著牌。

我仍舊是一動不動。

“初六,你能告訴我,你在搞什麼嗎?你知不知道,你浪費了大家多少的時間?彆人不說,就說岑小姐。她的時間多寶貴,你知不知道?”

說著,齊成橋看向荷官,說道:

“他再不開牌,你給他開!”

一顆煙,還剩三分之一。

我掐滅在一旁的菸缸裡。

接著,拿起牌,開始一點點的看著。

而我的腦海裡,開始回憶起白癜風,出千時候的動作。

他的遮掩動作很特彆。

加上手速極快。

甚至,可以躲得過監控的檢測。

我現在,就用和他一樣的辦法。

左右手重疊交錯,右手的拇指。

輕輕滑過陰陽皮的斷縫。

隻要這輕輕一勾。

藏在裡麵的牌,自然就能被我換出來。

而就在我做動作時。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我心裡一驚,回頭一看。

就見文叔,正神鬼不覺的站在我的身後。

眯縫著眼睛,死死的盯著我的手。

“可以開牌了嗎?”

文叔忽然問說。

按說賭場的人,並不可以催促客人。

除非,是有時間規定的賭檯上。

但我們這次的賭局,和賭場的規則無關。

我並冇回答文叔的話。

而文叔已經走到了我身邊。

看著我,問說:

“初先生,你知道我是千手,但你知道我是哪裡人嗎?”

從他的口音中,其實我已經能隱隱判斷出來。

但我搖了搖頭,冇有回答。

“我是南粵人,十三歲那年,入了藍道拜了師。之後,又往返於南北兩地。見了不少名師千手,學了些南北手法。但作為南粵人,我最瞭解的,還是南派千術。你知道,我為什麼和你說這些嗎?”

文叔又問說。

“是在提醒我,彆想在你麵前出千?”

我話音剛落,齊成橋立刻接話說。

“初六,你還挺聰明的。你可能不瞭解文叔,那我告訴你。文叔人稱千機手,位列千門摘星榜第三十四位。你覺得,你有機會在他麵前出千嗎?”

摘星榜?

我楞了下。

這個榜單,我聽過。

我唯一見過的一個,位列摘星榜上的千手。

還是洪爺的母親,曲鳳美。

但她退出藍道,自然便在摘星榜上除名了。

我冇想到,這文叔竟然就是摘星榜上的人。

那他的千術水平,自然不用說了。

文叔搖了搖頭。

“什麼摘星榜,對我來說,那不過是個虛名而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從來不覺得,摘星榜能說明什麼。我和你說這話的原因,是為你可惜。當然,同時對也是對你的好奇……”

“可惜什麼?又好奇什麼?”

“可惜的是,你們的賭約,你已經輸了。好奇的是,作為南粵千門已經近乎失傳了的陰陽皮,你怎麼會有?”

話一出口,全場嘩然。

這裡的人,大都不懂什麼是陰陽皮。

但他們知道,文叔已經抓到我出千的方式了。

而我也是如同晴天霹靂。

我在白癜風身上,花了那麼大的功夫,才搞清楚的陰陽皮。

文叔卻隻是在我身後看了這麼短的時間,他便清楚的叫開了。

摘星榜果然非同一般。

要知道,文叔還是摘星榜上,排名末端的千手。

那些排名靠前的人,千術將是怎樣的高明呢?

說話間,文叔走到桌前。

看著我桌上的兩張牌,說道:

“你也是9點,對嗎?開牌吧!”

這個時候,我已經冇有不亮牌的道理了。

伸出手,慢慢的把兩張牌掀開。

一張8,一張a。

9點。

和莊家打和了。

但我的陰陽皮,也被文叔叫開了。

齊成橋已經忍不住的站了起來。

看著我,他哈哈大笑。

“初六,在哈北你的千術算是高明。可你知道這裡是哪兒嗎?這是濠江,這是雲上。這裡是賭徒的聖地,老千的地獄。你居然還大言不慚,說什麼雲上賭場有漏洞,能出千。千呢?被文叔叫開了吧?”

文叔看了我一眼,搖頭說道:

“其實,也不算完全叫開。至少,我冇看懂,你在21點台子上,是如何認牌的……”

文叔不像剛剛在中場時,那麼冷漠。

至少現在,他對我倒是有種說不出的好奇。

一直冇說話的岑亞倫,忽然開口說:

“初先生,我和你的打賭,你輸了。不過你和齊先生的賭約,其實,你並冇算輸。因為,我們的娛樂場的確有漏洞。至少21點的漏洞,我們現在還冇搞清楚!”

我看了一眼岑亞倫。

腦海裡,浮現了一個詞。

格局!

岑亞倫的確有格局。

至少,她冇像齊成橋那樣幸災樂禍。

而是由衷的承認自己的不足。

齊成橋聽著,馬上說道:

“岑小姐,我和他的賭約,他也輸了。在內地藍道千門,出千被抓,就等於輸!初六,我說的對嗎?”

齊成橋說著,又問我。

“對!”

規矩就是規矩。

即使是旁門左道,規矩也不能丟。

看著齊成橋,我答應一聲。

但接著,我又補充了一句。

“但,我冇出千!”

剛剛還氣氛輕鬆的貴賓廳。

此時,陷入了一種尷尬的沉寂。

文叔的臉色,立刻變得冷峻。

“初先生,我覺得你應該是個聰明人。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事,不應該發生在你身上的。難道,你非要逼我,親手扒下你的陰陽皮嗎?”

“不勞煩文叔,我自己來!”

說著,我把陰陽皮,小心翼翼的脫了下來。

一隻,兩隻。

當全都脫下時,在場的人,又是一驚。

兩條胳膊處,冇有任何東西。

把陰陽皮,放到桌上,我淡淡問道:

“文叔,我不懂你說的什麼陰陽皮。濠江的陽光太烈,這不過是我托朋友,幫我做的一個動物皮膚,能防曬而已。在雲上不允許戴這種東西嗎?”

我說著,指向荷官。

“他們剛剛不也戴了手套嗎?這種東西,和手套的功用是一樣的!難道,這算出千嗎?”

貴賓廳裡,再次陷入可怕的安靜之中。

文叔沉默。

岑亞倫沉默。

隻有齊成橋暴跳如雷。

“不可能,你身上有牌。你身上一定有牌!你敢不敢讓文叔搜!”

“敢,當然敢!可如果搜不到,那又怎麼辦呢?”

“你!”

齊成橋指著我,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我看向文叔,問說:

“文叔,搜嗎?”

文叔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

忽然間,他竟笑了。

“長江水,後浪催前浪。初先生,不用搜了。我們輸了。不得不說,這一局,你贏的漂亮!”

文叔是老江湖。

他自然清楚,在陰陽皮下冇有牌。

那在彆的地方,自然也搜不到。

話一說完,他又回頭看著岑亞倫。

“岑小姐,我覺得冇必要再大費周章了。這次的賭約,初先生已經贏了!”

“恭喜你,初先生!”

岑亞倫大大方方一笑。

伸出手,和我握了下。

握過手,我回頭看著齊成橋,微微一笑,說道:

“齊公子,該是我們兌現承諾的時候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