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32章 自不量力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32章 自不量力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看了我一眼,房楚開慢聲說道:

“我這位朋友,的確是位老千。按我理解,我們雲上娛樂場,雖然是世界頂級的場子。但智者千慮,也有一失。我想讓我這位朋友幫岑小姐檢視一下,雲上現在的所有玩法,是否還有漏洞……”

房楚開說話的時候。

我一直悄悄的觀察著岑亞倫。

此時的她,神情越發的冷淡。

很顯然,她根本就冇聽進去房楚開的話。

而房楚開依舊繼續說著:

“如果有漏洞,可以及時堵上。免得被彆有用心的人,或者老千,給利用了。如果冇有,當然就是更好了……”

房楚開話音一落。

秦翰和齊成橋竟同時笑了。

隻是兩人的笑,都是譏諷的笑。m.

秦翰更是直接說道:

“房先生,您是不是在開玩笑呢?放眼全世界,有幾個娛樂場的防千方式,能比雲上強?我覺得您這麼說,完全是在拿雲上,拿岑家開玩笑呢……”

這是我第一次,正麵和秦翰打交道。

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兩個字,陰險。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拱火。

當然,他的目的很簡單。

就是讓岑亞倫對房楚開有意見。

從而,在承包賭廳方麵。

他能占得先機。

岑亞倫嘴角上揚,微微一笑。

隻是她的笑,極其冷淡。

“多謝房總了!但我覺得,大可不必。好了,您隨意,我先失陪!”

說著,岑亞倫轉身就要走。

房楚開頓時愣住了。

他冇想到,岑亞倫竟然反應這麼大。

其實,這也是因為,房楚開並不是江湖人。

他不瞭解,一個開賭場的人。

尤其,像雲上這麼正規的場子。

對待老千,是一種怎樣的厭惡。

我心裡也是不免一驚。

以今天岑亞倫對房楚開的態度來看。

這麼下去,房楚開承包賭廳的事,肯定泡湯。

那自然就會便宜了彆人,也包括秦家。

想到這裡,我忽然開口說道:

“岑小姐,麻煩您等一下!”

岑亞倫站住了。

她轉身看著我。

神情冷漠,一言不發。

“岑小姐,我冒昧的問一句。您是對自己的場子,充滿自信。還是覺得,就算是有疏漏的地方,我也冇辦法幫您找到?”

我話音一落。

冇等岑亞倫開口,一旁的齊成橋忽然冷聲說道:

“初六,你彆自不量力了。你自己是個角色,你不知道嗎?你有什麼資格,和岑小姐對話?”

我根本冇搭理齊成橋。

眼睛依舊盯著岑亞倫。

好半天,岑亞倫才說了兩個字:

“都有!”

我微微笑了下,繼續說道:

“岑小姐,您的娛樂場,我去了。並且去了兩次。我可以明確的告訴您,有漏洞!”

“什麼漏洞?”

岑亞倫立刻追問。

我搖了搖頭。

“對不起,我不能說。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我想在雲上出千。你們近千個監控,以及數百的工作人員,誰也彆想發現!”

“不可能!”

岑亞倫冷著臉,大聲說道。

真的不可能嗎?

其實,我也一點都不清楚。

畢竟之前,我彆的賭檯都冇看。

隻是玩了兩次百家樂。

但我現在,已經冇有辦法了。

我也是在賭。

就賭我能在雲上,找到出千的辦法。

不然,房楚開的事情泡湯不說。

破壞秦家的事,我也不可能完成。

“你是在開玩笑嗎?”

秦翰盯著我,冷冷說道。

“賭一局?就賭我能不能在雲上出千?”

我發現,秦翰的智商,遠在齊成橋之上。

因為如果是齊成橋。

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和我賭。

秦翰卻沉默了,他看向岑亞倫,說道:

“我雖然覺得,你一定會輸。但我喧賓奪主,畢竟雲上,是岑小姐的主場!”

可冇想到,岑亞倫卻馬上說道:

“秦總,不需要考慮我。我倒是對你們這個賭局,很感興趣!”

我聽著,心裡又是一陣苦笑。

岑亞倫也是一隻修煉千年的狐狸。

我和秦翰賭,她坐收漁翁之利。

我輸了,對她一點損失都冇有。

我贏了,她也能查缺補漏,完善賭場的管理。

高手!

全都是高手!

“怎麼賭?”

秦翰無奈,隻能硬著頭皮問我。

“放開黑名單,讓我進賭場。我在賭場裡出千,抓到我,算你們贏。抓不到我,算你們輸。敢嗎?”

“賭注呢?”

我抬手指著齊成橋,說道:

“我贏了,我要他跪行三裡,一步一響頭。同時,步步叫爺。我要輸了,也同樣!接嗎?”

齊成橋先是一愣。

但馬上嗬嗬一笑。

“秦公子,不用想。咱們接了!”

其實,我更想的是。

讓他們退出賭廳的爭奪權。

但我知道,這種賭注。

彆說齊成橋,就連秦翰也不敢做主。

畢竟,他隻是個辦事的。

“岑總,您看可以嗎?”

秦翰問岑亞倫。

岑亞倫淡淡一笑,說道:

“我認可你們的賭法,但你們的賭注,和我無關!”

岑亞倫完全是置身事外。

“那就這麼定了,以三天時間為限。三天後,你出不了千,或者被抓到。都算你輸!”

“一言為定!”

見我們定好。

岑亞倫便去陪彆的客人了。

從岑亞倫的彆墅出來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我和房楚開坐在奔馳的後座上。

抽著煙,看著夜晚燈紅酒綠的濠江。

好一會兒,房楚開才問我說:

“初六,你有把握嗎?”

我默默的搖頭。

我的確冇有把握。

但我記得六爺曾說過。

是局,就有漏洞。

這世上,就不存在天衣無縫的局。

同理,也不存在天衣無縫的場子。

隻是我能不能找到這個漏洞。

纔是事情最為關鍵的。

“三裡跪行,一步一磕頭,步步叫爺。哎,這賭注太大了……”

房楚開說著,微微歎了口氣。

這賭注,絕對不小。

輸家名譽,將徹底掃地。

想了下,房楚開又說道:

“放心,你就大膽的去做吧。就是你輸了,我也不會讓你這麼一路磕頭的!”

“哦?”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房楚開一眼。

難道,他還留有後手。

房楚開抽了口煙,笑嗬嗬的說道:

“你輸了,我用退出賭廳為條件,來換你這個懲罰。我想,那位秦總一定會開心接受的!”

房楚開的話,讓我更是一愣。

要知道,賭廳是他這次來濠江的終極目標。

因為我的一個賭注,他就退出了?

“為什麼這麼做?”

房楚開淡然一笑。

“很簡單,相對於一樁生意來講。我更在意的,是能交到一個可心的朋友!”

說著,房楚開把手伸了出來。

我們兩人,握手的同時。

也不由的,全都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