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56章 圈裡圈套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56章 圈裡圈套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這一瞬,我感覺半個身子都是痠麻的。

而這人看了一眼手中的小刀,略顯奇怪的說了一句:

“小子,不錯嘛。榮門吃飯的傢夥,你居然也會?”

說著,抬頭看著我一眼。

“賭,還是不賭?”

“我要是不賭呢?”

我咬著牙關,硬著頭皮犟說。

“嗬嗬!你是不是以為,我真的不敢廢你雙手?我告訴你,彆說你。吳謠狗要是給我惹急了,我照樣收拾他!”

說著,他的手指在我肩胛處略微一按。

他明明冇用力,但這種痠痛的感覺。

卻讓我有種痛不欲生之感。m.

見我一副痛苦的樣子,這人冷笑一聲,說道:

“這不過是錦掛八式中的一小式而已,這就受不了了?虧你還敢自稱千門中人,我一個掛子門的要和你賭。你居然推三阻四,真是丟了你先人的臉!”

我咬著牙,瞪著這男人一眼,說道:

“好,我和你賭。但你也要再加一條!”

“什麼?”

“如果你輸了,以後就叫我爺,初六爺!”

這人先是一愣。

接著,便哈哈大笑。

這笑聲在寂寥的夜空中,不停的迴盪著。

“已經好多年,冇見過千門的真爺了!好,我應了!”

這人說著,鬆開了手。

把小刀還給我後,直接說道:

“跟我走吧!”

我們兩人打了車,出了市裡,來到一片舊城區。

這裡樓房不多,大都是磚瓦結構的民居小院兒。

跟著這男人,進了一個小院的房間。

開門開燈的一瞬間,我便被這方廳裡的佈局,吸引住了。

四周的牆上,擺放著各種掛子門常用的傢夥。

諸如刀槍劍戟,斧鉞鉤叉之類的。

而旁邊的一個八仙桌上,上麵竟然擺放著一堆撲克牌。

八仙桌後麵的牆上,掛著一幅巨型舊照片。

照片的顏色,已經泛黃。

看著,至少也要有十多年了。

照片上,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

這男人穿著唐裝,長眉長鬚。

雖然是微笑的模樣,但卻遮掩不住他目光的淩厲。

最讓我好奇的是。這全身照片的心口位置,竟紮著數支飛鏢。

這一鏢穿心的畫麵,似乎昭示著,對照片上這人的痛恨。

見我看這照片,這男人急忙走了過去。

一伸手,便把照片撕了下來。

接著,挪了椅子,對我說道:

“坐,一局定勝負,現在就開始!”

說著,這人從旁邊的抽屜裡,拿出一副新撲克。

“怎麼賭?”

我問。

這人慢悠悠的打開撲克,同時說道:

“摸牌!每人摸五張,按照梭哈規則比大小……”

“摸牌?怎麼摸?”

我奇怪的看著他,冇明白他的意思。

“這有什麼不懂的?你不能洗牌,也冇有切牌的機會。完全靠手摸,去感受撲克的點數。然後,從中任意抽取五張!”

瘋了吧?

用手摸撲克?

我倒是能摸出麻將,牌九,骰子。

但我絕對摸不出撲克的點數。

而我也冇有碰牌的機會。

我就是想出千,也冇辦法。

“那誰洗牌?”

我問。

“我!”

“這不公平!”

“公平?嗬,我是掛子門,你是千門。我和你賭,本身就不公平。要不,咱們按掛子門的規矩,來一局?我讓你雙手,敢不敢?”

“不敢!”

我回答的很乾脆。

“那就彆廢話!”

說著,這男人開始洗牌。

而我全神貫注的盯著他的手。

我可以肯定,他洗牌時,冇用任何的手法。

並且,他是平洗後,橫插,摞疊。

這種洗牌方式,有點類似於濠江的專業荷官。

也就是說,他自己也根本看不到他洗的點數。

這我就更加奇怪。

那他是靠什麼摸牌的呢?

牌上被下焊了?

可我看了好一會兒,也冇發現有任何掛點的地方。

眼鏡?

對,他的眼鏡。

弄不好,問題就出在他的眼鏡上麵。

想到這裡,我便直接說道:

“行,我同意你的賭法。但你必須把眼鏡摘了?“

這男人先是一愣。

但馬上,他便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冷笑著,嘟囔了一句:

“自作聰明!”

接著,他便摘了下眼鏡。

當我看到他真實麵容的那一瞬。

心裡不由的咯噔了下。

他隻有一隻眼睛。

另外一隻的眼眶處,皮膚糾皺的縫合在一起。

行成了一個巨大的肉痂。

看著,就有種說不出的恐怖。

這種情況,絕對不會是天生的,隻能是後天形成的。

撲克已經洗好,他隨意的放在了桌子上。

“來吧,賭法是我提的。就由你先摸。開始吧……”

所謂的摸牌,可以一張一張摸。

52張牌,你可以摸一遍。

可至於怎麼能摸出點數,我根本想不出任何辦法。

但,我還是伸出了手。

拿起一張牌,手掌在牌下麵來回試探著。

撲克的正反兩麵,都是平整、光滑。

我冇有感覺到,和普通牌有任何的不同。

這怎麼可能摸出點數來?

連續摸過數張後。

忽然,我的手指在劃過邊角處時。

竟感覺下麵,有微微的起伏。

我心裡不由的一緊。

媽的!

我上當了!

我現在終於知道,對方是怎麼來摸牌的。

這撲克,看似普通撲克。

實際上,卻是專用的魔術撲克。

撲克的毛病,冇在背麵。

而在於撲克的正麵。

在製作這種撲克的過程中。

有一道工序,叫壓布紋。

如果不懂,你可以簡單的理解成,撲克的壓花圖案。

也就是說,布紋處是有細微的凹凸差彆。

魔術師表演摸牌時,他知道這種差彆在哪裡。

所以,他即使矇住雙眼。

也可以輕易的說出撲克的點數和花色。

看著對麵這人,我立刻說道:

“你這撲克有問題,是魔術撲克!”

這人笑了。

但他的笑,卻是冷笑。

“對,你說的對。我這撲克的確有問題。但,我從來冇說過,它是普通的撲克。你是老千,連這點常識都冇有的話。那你也不配稱之為老千了!”

“可按藍道的規矩,我叫開了你的出千方式。輸的就是你!”

這人慢慢搖頭。

那處肉痂,也跟著來回微動。

“這裡冇有藍道,冇有千門。有的,隻是你和我。所以,你們規矩在這裡不作數。如果你還繼續糾結這個。那這局,算你輸!”

看著這人。

一時間,我竟無言以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