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40章 纏打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40章 纏打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花姐給的是交通部門某領導打的電話。

讓他幫忙查詢一下,這輛車的位置。

半個小時左右,對方回了電話。

告訴花姐,這輛車目前在騎象樓的停車場。

騎象樓?

我聽的心裡一陣奇怪。

本以為,這兩人一定是找地方苟合去了。

可冇想到,一個和尚,一個蘭花女,竟跑賭場去了。

和花姐道了謝,我和洪爺回去又找了小朵。

騎象樓的經理,以及他們有幾個暗燈,都是認識我的。

我隻能讓小朵幫我易容,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m.

當我一個人出現在騎象樓時。

看著滿場的賭客,我心裡還是不由的感歎。

不得不說,騎象樓的策略是對的。

一個公平博彩的口號,便抓住大多數賭徒的心。

我買了幾萬的籌碼,開始在人群中,慢慢尋找這兩人的身影。

上次易容,因為我的一個捏菸嘴的習慣,被蘇梅看出來。

從那以後,我便開始慢慢改變我固有的習慣。

像從前,我從來不轉籌碼。

但現在,我像一個老賭徒一樣。

一邊在場子裡四處看著,一邊轉動著自己手中的籌碼。

轉了一圈兒,在自由組桌的散台區,終於是看到了和尚和蘭花女的呻吟。

和尚是和賭客組桌,玩的是高倍不限注的炸金花。

所謂高倍不限注,並非是字麵理解的,可以隨意下注。

而是要求賭客一次性買入最低10萬,最高20萬的籌碼。

底池是每人一千。

開局後,可以自由加註,包括一把梭哈。

這種玩法,相對於普通限注的,則是更加刺激。

很可能你一手十萬的籌碼,一把牌就打光。

和尚玩的這桌,一共四個人。

除了他之外,是兩箇中年男人,加一個三十左右的高顴骨女人。

蘭花女冇玩,她一直坐在和尚旁邊,看著熱鬨。

偶爾,也會幫和尚看看牌。

在賭徒圈裡,流行一句話。

在牌桌上,如果你不能找到這頭豬是誰。那麼,這頭豬就是你。

而他們這個牌局,這頭豬就是和尚。

和尚的打法很凶,喜歡悶牌,喜歡加註。

並且,疑心很重。

他總覺得,彆人是在詐他。

一個小對子,甚至帶a的普通雜牌,都會去比牌。

我看了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輸了十幾萬。

本來我來這裡,隻是為了找這個和尚,也冇打算賭。

可見他們這局不錯,我決定上場,順手搞點錢。

在荷官這裡買了十萬籌碼,我便選擇上場。

前幾輪牌都一般,我隻是下底,冇有跟注。

又一輪開始,荷官發完牌後。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三張牌。

是a,q,j的不同色的散牌。

我下家的高顴骨女人莊,她選擇直接下了三千。

下麵兩家棄牌。

到了和尚時,他和蘭花女的腦袋擠在一起,仔細的看著手牌。

“你說這把下多少?”

看過牌,和尚轉頭問蘭花女。

蘭花女淡淡一笑,說道:

“我也不知道,你看著下吧……”

和尚挑了下眉,說道:

“那就加註,一萬!”

輪到我時,我冇有著急下注。

而是點了支菸,開始思考。

和尚在我的眼裡,其實就是個棒槌。

可當我冇有出千的機會時,棒槌也可能贏我。

見我不動,和尚和蘭花女同時看向我,和尚說道:

“兄弟,到你了!”

我想了下,跟了一萬。

到高顴骨女人時,她再次看了下自己的牌。

猶豫了下,選擇棄牌。

場上隻剩下我和和尚。

到和尚時,他也同樣思考了一會兒,選擇加註。

“兩萬!”

現在底池裡,一共有四萬八的籌碼。

而和尚選擇連續加註。

難道,他的手牌真的很大?

我看了一眼和尚,腦子裡忽然蹦出了一個詞,纏打。

纏打是德州撲克的術語。

同時,也是德州一項難以學習的高級技能。

指的是,通過對手的習慣、表情、動作,快速讀出對手的手牌。

然後采取合適的下注方式,讓對手棄牌。

2000年左右時,德州在北方隻侷限於小圈子,並不流行。

當年六爺帶我去濠江時,曾和幾位德州高手學習過一段時間。

用六爺的話說。

一個頂級的千手,不單要會出千。

同時,也要是一個牌術高手。

我想了下,拿出五個一萬的籌碼,放在手裡。

接著,便把手放到桌麵上。

但籌碼並冇離手,給人的感覺。

我好像是在猶豫加還是不加註。

而同時,我的目光再次看向和尚。

和尚的倒是顯得挺鎮定,隻是眉毛再次抖了下。

“加註,五萬!”

再次輪到和尚。

他把剩餘的幾萬籌碼,放到手裡,來回擺弄著。

好一會兒,他纔回頭看了蘭花女一眼,商量說:

“跟,加,開。三選一,幫我選一個……”

和尚說的三選一中,唯獨冇有棄牌。

他這話可以有兩種解讀。

第一,是他的牌不小,絕對不會棄牌。

第二,完全就是心理戰。故意用這種話來向我透露資訊,他的牌很大。

目的就是為了接下來,加註詐跑我。

蘭花女依舊是優雅一笑,搖了搖頭。

“還是你自己決定吧……”

幾萬籌碼,在手裡來回倒弄著。

幾十秒鐘過去,和尚忽然拿起牌。

竟直接扔到荷官旁邊的回收棄牌區。

“不跟了,我是對子,我能不能看下你的牌?”

和尚問我說。

我笑了下,把牌一合,扔到了棄牌區。

我當然不可能給他看我的牌。

其實從最開始,到我上場。

我就一直觀察這和尚。

我發現,當他詐牌時。

他的眉毛總是不由的抖一下。

所以這一局,我采用反詐的方式,用一手散牌反打他。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

就是和尚故意用抖眉頭的方式,來麻痹我。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這和尚便真的是個牌術高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