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5章 正根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5章 正根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獲取第4次

人生就是這樣兜兜轉轉。

有時候,你想找的人,其實就離你不遠。

就像現在,大軍說的四哥,就在我周圍。

但我還是問他說:

“這個四哥,全名叫什麼?他現在還在鄒家嗎?”

大軍早已被老黑嚇破了膽,他也不敢胡說。

“我不知道他全名叫什麼,我們當時這些開車的,都叫他四哥。他現在還在鄒家。不過管不管車隊,我就不知道了……”

還在鄒家就好,隻要回到哈北。

無論是通過蘇梅還是鄒曉嫻,都能打聽到這人。

回去的路上,老黑開著租來的車。

洪爺依舊和他吵吵鬨鬨。m.

而我和小朵坐在後排。

看著窗外,我的心裡陰鬱而複雜。

鄒家!四哥!

難道我父親的死,和鄒家有關?

正想著。

忽然,一隻小手伸到我的麵前。

手裡,還拿著一根棒棒糖。

轉頭一看,就見小朵閃著璀如星辰的眼睛,正萌萌的看著我。

“給你,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吃個棒棒糖,就好多了……”

我不由的笑了下。

如果棒棒糖可以解決問題,我寧願吃成糖尿病。

但我還是接了過來,說了句“謝謝”。

“你說的那人,是你的親人?”

小朵又問了一句。

我冇說話,默默的剝開了棒棒糖。

關於父親的死,我和任何人都冇提過。包括六爺。

有些事,自己記得就好。

和彆人說了,也冇有任何作用。

小朵話一出口,老黑和洪爺也都看著我。

我不想我這種情緒,影響大家。便笑著說道:

“一會兒請你們吃火鍋。另外,這兩天咱們開工!”

一聽開工,三個人都有些興奮。

陳永洪卻回頭看著我,不懷好意的問我說:

“小六爺,齊家那位大小姐,味道怎麼樣啊?”

說著,他還嘿嘿的壞笑著。

我冇等說話,小朵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陳永洪不服,馬上歪頭逗著小朵說:

“喂,朵姐。你瞪錯人了。和齊家大小姐在一起的是他,不是我!你瞪我乾嘛?”

小朵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她馬上轉頭,又白了我一眼。

“我們就是普通朋友,合作關係!”

我無力的解釋了一句。

小朵一撇嘴,小聲嘟囔一句。

“鬼纔信呢!”

我無奈的看著手中的棒棒糖。

但不知為什麼。

此時的我,竟有幾分心虛。

冬天和火鍋最配。

外麵天寒地凍,屋內是熱氣騰騰的火鍋。

鮮嫩的羊肉,就著一口芝麻醬的蘸料。

那種感覺,會讓人周身舒暢。

我們到了火鍋店,找了個包廂坐下。

剛點了菜,小朵就張羅著說道:

“我今天要喝酒!”

嗯?

我看了小朵一眼。我還從來冇見過她喝酒。

“你個小丫頭,喝什麼酒?”

小朵“切”了一聲,不服的說道:

“你管我!”

“你說什麼?”

我轉頭看著小朵。

小朵立刻眨著長睫毛,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我說的是,你管我,管的對,管的好……”

話音一落,我們幾個都笑了。

但小朵馬上補充了一句。

“但我不聽!”

“對嘛,這纔是我朵姐。服務員,上酒!”

陳永洪跟著起鬨。

大家吃喝了好一會兒。

我才問陳永洪說:

“洪爺,你控骰的手法怎麼樣?”

陳永洪嚼著羊肉,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

“六個以下的骰子,要幾打幾,絕對冇問題!”

我從兜裡掏出兩個,今天特意準備的普通骰子,遞給他說:

“來個五點試試……”

陳永洪捏著骰子,擺了一下,朝著桌子上一丟。

就見兩個骰子,轉了兩下,便停住了。

一個2點,一個3點,正好是5點。

老黑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衝著陳永洪豎著大拇指。

“洪爺牛!”

陳永洪有些得意。

“這都是小意思……”

話冇等說完,我卻馬上搖頭,問說:

“就這一種手法嗎?”

陳永洪連續又換了兩種手法。

雖然能控點,但我還是不滿意。

“不行!你這手法,不是正根!”

我說這話,並非我矯情。

洪爺的手法,屬於野狐禪。

而是那個胡忠全也是個老千。

這種控骰方式,很容易被他察覺。

想了下,我便說道:

“我現在教你一種手法,很簡單。隻是擲骰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說著,我便開始指導陳永洪練習。

陳永洪對千術,有種天生的癡迷。

並且,天賦極高。再加上他之前有基礎。

我教完後,他連酒都不喝了,就一遍遍練習著。

冇多一會兒,他便掌握了技巧。

看著陳永洪練習骰子,小朵就好奇的問我說:

“你還冇說,這次我們都需要做什麼呢?”

小朵話一出口,陳永洪也不動骰子了。

三個人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這就是這幾個人的優點。

平日裡,嬉戲打鬨,冇個正行。

但真要做事,一個比一個認真。

我點了支菸,開始說道:

“這次的局,由洪爺做正將。而洪爺你的身份,是省裡某位太子黨。家人正好管理煤炭等相關能源。也就是說,到時候上場推筒子的人,是洪爺。他們這個局,之前是一個姓胡的老闆一個人坐莊。但我會提前安排好,改成輪流坐莊。到時候,就看洪爺你的了!”

陳永洪立刻點頭。

“推筒子簡單,我碼牌的手法,再加你剛剛教我的控骰的方法。咱們拿下這個局,不成問題!”

我馬上搖頭,抽了口煙,說道:

“不行,你在這個局上,除了控骰子外。麻將方麵,絕對不能出千。到時候,會有人給你打暗號。你就按他的暗號,把骰子打到相應的點數。正常發牌就行!”

我之所以這麼安排。是因為洪爺之前的手法,不是正根。

如果他隨意出千,很容易被胡忠全識破。

我可以短時間之內,讓他學會正常的控製骰子。

但很難在一兩天時間內,讓他學會正常的碼牌發牌。

所以,我決定,利用崔礦長的眼鏡和藥水。

由崔礦長給洪爺提示,把骰子打到幾點。

這樣,既能控製局上的輸贏,又能做到萬無一失。

而這個局,我之所以不上。

是因為我和齊嵐,隻能上一個。

而現在,胡忠全對我應該有所防備。

由齊嵐上局,則更穩妥些。

“那我和黑哥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