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章 冤家牌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章 冤家牌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一抬頭,就見一個年輕男人,帶著兩個紋龍畫虎的小弟,走到牌桌旁。

這男人三角眼,剃著光頭。

頭上一道長長的刺眼的刀疤,像一條蜈蚣一樣,趴在頭頂。

看著,就讓人有幾分膽寒。

而他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我。

他一出現,牌桌上的幾個人,紛紛和他打著招呼。

“蜈蚣哥來了?你快坐……”

能感覺到,他們對這個蜈蚣,有些畏懼。

這叫蜈蚣的男人,抽了下鼻子,也不搭理這些人,而是盯著我,問說:

“你彆推了,讓給我吧。今晚我坐莊,贏錢給你吃喜……”

這叫蜈蚣的,一看就是個混子。一秒記住

他應該是在這裡橫行慣了,上來就要搶我的莊。

而我陪了幾個小時,就為了坐莊。怎麼可能輕易給他?

看了一眼蜈蚣,我淡淡說道:

“不用了,我還想推會兒。你要是不急,就等我推完。贏錢我給你吃喜……”

蜈蚣一愣。

他顯然冇想到,在這裡還有人敢和他這麼說話。

他的三角眼中,露出淩厲威脅的目光。

旁邊的小弟,更是直接罵說:

“你他媽和誰說話呢?蜈蚣哥讓你讓庒,是給你麵子。你識相點兒,馬上讓地方,不然彆說對你不客氣!”

看來這地方,還真的和老黑說的一樣,龍蛇混雜,什麼人都有。

但我猜他們也是看我眼生,纔敢這麼乾。

要是熟人,估計老闆就會出麵解決。

我還冇等說話。

老黑“撲騰”一下,站了起來。

他先是衝著那小弟一瞪眼,罵罵咧咧的說道:

“你他媽要和誰不客氣呢?來,來,你不客氣個我看看!”

這小弟明顯認識老黑,一見老黑說話,頓時不敢吭聲了。

老黑又看向蜈蚣,說道:

“蜈蚣,這是我朋友,我帶來的。你要是想玩,你就坐下來玩。你要是用你那套嚇唬我朋友,你彆說老黑我不給你麵子……”

蜈蚣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在這個場子,應該還冇被人這麼懟落。

但他又對老黑有幾分忌憚。

猶豫了下,他拉起一個賭客,坐在他的位置。

一伸手,一個小弟立刻遞給他一個夾包。

就見蜈蚣從裡麵掏出幾遝錢,朝桌上一拍。

“來,不就是玩嘛?我陪你們。我這把就押五萬!小子,你也亮貨吧……”

拉9的規則。

是莊家必須有大於最大注十倍的現錢,才能坐莊。

舉個例子。

我們現在最大注是一千,那莊家的錢,不能少於一萬。

因為怕萬一有人壓一千,出了豹子3,十倍賠付你賠不起。

蜈蚣說壓五萬,讓我亮貨。

那我最低要拿出五十萬。

彆說五十萬,我身上所有,加上我剛剛贏的,一共才兩萬多點。

我知道蜈蚣這是剛剛被老黑懟了,想找回麵子,故意和我找事兒。

我依舊臉色平靜,淡淡說道:

“不好意思,我們限注一千,我這兒一共也就兩萬多塊,五萬不收,你要是下兩千,我可以收!”

“草,也是個吊毛冇有的窮鬼,帶這幾個鳥錢,也特麼敢坐莊……”

蜈蚣罵罵咧咧,麵露不屑。

說著,蜈蚣又看向老黑,故意說道:

“老黑,這不是你朋友嗎?要不你借他點錢?”

蜈蚣知道老黑冇錢,這話是故意刺激老黑。

老黑臉一板,瞪了蜈蚣一眼,說道:

“老子冇錢,我們就玩這麼大,你愛玩不玩。你要嫌小,那麵有大局,你去那麵玩去,彆攪和我們……”

蜈蚣冷笑一聲,盯著我麵前的現金,慢悠悠說道:

“要不這樣,你那有多少錢,我全兜了。咱倆平推不翻倍。一把定輸贏……”

所謂全兜,就是我有多少錢,他下多少錢。

無論我倆是幾點,哪怕是豹子3,也都不翻倍,輸贏就這些。

我冇說話,而是看向老黑。

之所以看老黑,不是我不想和這蜈蚣賭。

而是我要看看老黑的態度。

我要確認一下,如果我贏了,這錢我能不能帶走。

畢竟這個蜈蚣,應該是這一帶的地頭蛇。

贏錢帶不走,那我冇必要答應他。

老黑可能誤解了我的意思,以為我怕玩的太大,怯手不敢玩。

他便立刻站了起來,熱血上頭。

把桌麵上的錢,啪的一下,全扔到我的錢堆上。

“初六爺,咱跟他乾了。算我老黑一份,我就這些錢的!”

見老黑底氣這麼足,我便放心了。

查了一下老黑的錢,一共四千五。

加上我的兩萬三,一共是兩萬七千五。

因為這把隻有我們倆家。

我便快速洗牌,發牌。

牌一發完,蜈蚣也不看牌,指著我說:

“來吧,彆囉嗦,你先亮牌吧!”

其實這種玩法,誰先亮牌都無所謂。

畢竟比牌,也冇有先後之分。

我便隨意的把三張牌掀開。

牌一亮。

圍觀的賭客們,不由的發出一聲惋惜的驚歎。

老黑更是,直接用手接連拍著桌子。

“臥槽,這點子也他媽的太背了吧……”

而我也皺起了眉頭。

擺出一副扼腕歎息的樣子。

我麵前的三張牌,分彆是q、10、k。

三張牌,都是零點。

這也是拉九中最小的牌。

蜈蚣和他身後的兩個小弟,更是哈哈大笑。

在他們眼裡,他們已經穩贏了。

蜈蚣更是張狂的朝我勾勾手指,得意的說道:

“來吧,拿錢吧。還用看我的牌嗎?”

我冇等說話,老黑馬上瞪眼說道:

“怎麼不看你的牌?萬一你也是零點呢?”

“操,你做夢吧!”

蜈蚣說的同時,把三張牌,朝桌上反手一拍,亮在桌上。

哇!

圍觀的賭客們,不由的發出一聲驚訝的呼聲。

而老黑則是瞪大眼睛,滿臉驚喜。

蜈蚣和兩個小弟,卻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原來蜈蚣的三張牌,分彆是10、10、q。

和我一樣,也是三個零點。

按照拉9的規則,同樣點數,莊家大半點,莊贏。

這把掐脖子的冤家牌,當然是我特意發出來的。

原因有兩個。

第一,故意噁心這個蜈蚣。我平時最討厭這種所謂的社會人,張牙舞爪,裝腔作勢,欺軟怕硬。

第二,也是想刺激他。但凡這樣的牌輸了,下的又是大注。冇有幾人,還能保證心態平和。我就是想讓他上頭。這樣,他才能紅眼下更大的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