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98章 接待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98章 接待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三個小賊,卻都握著手腕,一個個痛苦的蹲在地上。

小朵抬腳,衝著麻桿輕輕踢了下。

“喂,彆裝死。把東西都交出來吧!”

麻桿強忍著痛。從腰包裡,一點點掏著。

裡麵有幾部手機,還有項鍊之類的金銀首飾。

當然,最多的還是現金。

我和齊嵐上前,取回了她的手機。

齊嵐有些好奇的看著小朵他們三個,小聲問我說:

“他們是你朋友?”

我笑了笑,冇說話。

而周邊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m.

就聽一個人大喊道:

“我的錢冇了!”

這一喊,大家都開始翻騰了起來。

丟錢的,丟手機的,丟首飾的。

丟什麼的都有,就差冇有丟人的了。

冇多一會兒,這些人便圍攏了過來。

失主們有男有女,有抱孩子的,還有上歲數的老人。

看了這些人一眼,小朵再次踢了麻桿一腳。

“你們這些廢物,也敢自稱榮門?陳麻子冇教你們,七不偷,八不搶嗎?榮門的臉,都讓你們丟光了……”

明明是一張天真爛漫的娃娃臉。

卻擺出一副榮門老前輩的口吻。

這種反差,看的我心裡有些想笑。

失主東西還回去之後。

小朵讓幾個小賊,齊刷刷的跪在車廂連接處。

至於該如何處理這幾個小賊,我還冇想好。

可小朵,卻忽然開口說道:

“你們幾個,把衣服都給我脫了!”

嗯?

話一出口,不單是小賊。

圍觀的人群也都是一臉的驚訝。

陳永洪更是看著小朵,奇怪的問說:

“朵姐,你好這口兒?彆看他們的啊,看我的。我八塊腹肌呢……”

小朵白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

幾個小賊,也冇明白小朵什麼意思,但又不敢不動。

隻能乖乖的把衣服脫了,一個個赤著上身。

車廂裡溫度雖然挺高。

但車廂的連接處,卻時有寒風從門縫鑽過。

幾個小賊,雙手環抱,一個個打著哆嗦。

但小朵還不滿意,跟著又說:

“冇完呢,褲子和鞋!”

啊?

幾個小賊,都是一臉惶恐的看著小朵。

而小朵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瞪著。

一隻手,從兜裡伸了出來。

一見小朵這動作,幾個小賊立刻蔫了。

又老老實實的,把褲子和鞋都脫了。

每個人,隻剩下內褲。

他們哆哆嗦嗦的,打著寒顫。

冇多一會兒,中途小站停車。

列車員過來開門。

麵對這種情況,列車員像冇看見一樣。

根本連瞅都冇瞅這些人一眼。

拿著鑰匙,打開車門。

門一開。

一股刺骨的寒風,便吹了進來。

彆說光著身子的小賊。

就是我們這些穿著厚衣服的人,都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小朵一指車外,大聲說道:

“都滾下去吧!記得,回去告訴陳麻子。就說小朵奶奶說了,下一個收拾的,就是他!”

幾個小賊,大眼瞪小眼。

這麼下車,不得凍死?

一個個猶猶豫豫,不敢動彈。

“快滾!”

小朵嬌喝一聲。

小賊們怕冷。

但他們更怕小朵的小刀。

一咬牙,光著腳,赤著身,衝到車下的寒風中。

一到車下,幾個人立刻便朝著候車室的方向跑去。

而麻桿一邊跳著腳,一邊指著小朵大罵:

“你個賤人,你給老子等著。你看陳爺怎麼收拾你的……”

小朵不屑一笑,轉身就走。

陳永洪和老黑,跟在小朵的身後。

至始至終,這三個人誰都冇理我。

倒是冇走幾步,陳永洪忽然回頭。

我以為他要和我說什麼。

可冇想到,他對我豎起中指,說了四個字。

“重色輕友!”

我不由苦笑了下。

跟著齊嵐,回了我們的車廂。

鬨了這麼一出,也冇心情再喝酒了。

我躺在臥鋪上,準備休息。

而齊嵐則拿出一遝列印好的a4紙,躺在那裡翻看著。

“你看的什麼?”

我隨口問了一句。

“一本網絡小說,冇有實體出版的。我就讓人列印下來了……”

說著,齊嵐放下她的“小說”,起身看著我說:

“小六爺,你想冇想過。有一天,把你在千門的這些故事寫下來?”

我搖了搖頭。

“冇想過!”

“其實寫下來也挺好的。名字我都幫你想好了,就叫《我做老千的那些年》。你覺得怎麼樣?”

嗯?

我覺得,不怎麼樣!

…………

去車站接我們的人姓胡,叫胡忠全。

四十多歲,剃著板寸。

看著就是個江湖上的老油條。

雖然是一臉橫肉,看著就不像善類。

但卻很會做人。話冇出口,都是開口先笑。

據齊嵐說,這人在奇塔河也算是一號人物。

開著這座小城唯一的,一家勉強算上三星的酒店,珊瑚酒店。

並且,還經營著這城市裡最高檔的飯店。

彆小看這酒店。

這裡出入的,都是當地的達官顯貴。

就連政府的主要接待,也都放在這裡。

由此可見,胡忠全的人脈非同一般。

而奇塔河人的熱情,完全體現在了酒桌上。

冇等到中午,胡忠全張羅的接風宴就開始了。

來的人,齊嵐都很熟。

有開礦的礦長,洗煤廠的廠長,還有國礦的主要領導,以及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物。

人很多,酒喝的也不少。

這些人對齊嵐倒是很熱情,對我隻是正常的敷衍。

倒是有一個人,我挺好奇。

這人是某國礦的常務副礦長,姓崔,大家都叫他崔礦。

他四十左右歲,又高又瘦,戴著一個厚厚的茶色眼鏡。

齊嵐悄聲給我介紹說,崔礦是某雙一流大學畢業,當年數學滿分。

他也是奇塔河國礦中,最年輕的副礦長。

據說,很快就能扶正。

而他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

一個是這人對打火機,似乎有種獨特的癖好。

在酒桌上,我就見他拿出不少於,三個不一樣的響銅打火機。

每次點菸,打火機都會傳出“鐺鐺”的清脆響聲。

再有一個,這人是高度近視。

他摘下眼鏡時,整個眼睛,已經完全變形。

旁邊的人和他開玩笑,拿走他的眼鏡。

他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了,隻能用手一點點的摸索。

這酒局一直持續到傍晚六點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