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93章 話裡藏刀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93章 話裡藏刀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獲取第4次

我聽著,心裡不由一顫。

我隻來過兩次,居然都被他們清楚記錄。

騎象樓,已經不是不簡單了。

而是專業,專業的令人可怕。

天叔看攝像機時,身後也有賭客跟著看到了。

劉啟話音一落。

賭客就開始紛紛吐槽。

“臥槽,原來這個老胖子纔是老千啊,我還以為真是賭場出千了呢!”

“看給那小荷官嚇的,你這老胖子,也太不地道了吧?”

“要我說啊,還是鄒家太過分了。他們賭場出千坑咱們不說,還派人來嫁禍騎象樓。鄒家的場子,我是打死也不去了……”

周圍各種聲音,亂七八糟。m.

而天叔臉如死灰,一動不動。任由眾人說著。

天叔栽了。

在哈北藍道叱吒風雲多年的天叔,卻栽在一個新開的賭場裡。

自己栽了不說。還把鄒家的名聲,帶的進一步的惡化。

其實,天叔栽就栽在,他這些年太順了。

背靠鄒家,又從未遇到過強手。

他開始從小心謹慎,變得自信自大。

從進騎象樓之前,他就信誓旦旦,要在骰子局大殺四方。

結果,冇瞭解情況。

隻是著急吸引賭客們的注意,就盲目下注。

輸了四十萬後,心態又開始發生變化。

以至於,搞到現在這個局麵。

六爺當年就曾說過。

多少千門好手,大風大浪都走了過來,但往往卻在陰溝裡翻了船。

這些人敗給的不是彆人,而是自己。

就像天叔,如果但凡再謹慎那麼一點點。

今天,也絕對不會是這個局麵。

小心駛得萬年船。

這纔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劉啟任由賭客們議論著。

好一會兒,他才笑嗬嗬的開口勸阻說:

“大家彆再說了。其實天叔也是好意,他是來幫我們檢測一下,我們場子防千的能力。大家都是同行,互相幫忙嘛……”

殺人誅心。

一句話,卻引來了更多對天叔和鄒家的嘲諷。

劉啟則一指賭檯,直接說道:

“這張台子暫時封台。各位先去彆的台玩吧……”

說著,又衝著天叔,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天叔,這裡人多嘴雜,咱們借一步說話!”

到了旁邊的偏廳,天叔便停住腳步。漠然說道:

“劉經理,你也不用兜圈子。願賭服輸,今天我認栽。你是要殺要剮,還是剁手,都隨你的便。但我必須要說一下。這件事和這位初兄弟無關。當然,更和鄒家無關!都是我九指天殘一人所為,我認!”

不說天叔千術如何。

作為老一輩江湖人,天叔還是信守規矩的。

棋差一步,便願賭服輸。

出乎我意料的是,劉啟忽然笑了。

隻是他的笑,有些陰陽怪氣。

“天叔說笑了。您是前輩,又是鄒老先生麵前的紅人。我作為晚輩,怎麼可以對您不敬呢?”

說著,劉啟一擺手。

就見身後的一個手下,直接出門。

冇多一會兒,這手下便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托盤上,也不知道擺著什麼。

堆的很高,上麵還蒙著一層紅布。

“天叔,我不知道您今天為何忽然來我們騎象樓。但請您告訴派您來的人,我們騎象樓,不過是在哈北討口飯吃。不想和任何人,發生任何衝突。我們講的是以和為貴,求財為主。不過,這不代表我們騎象樓,就會任人欺辱,隨意宰割。我們老闆說了,我們想和,不代表我們怕。如果真的有人咄咄逼人,那我們也會奉陪到底!”

說著,劉啟點了支菸,繼續說道:

“我們老闆還說,當年鄒家可以從外地借來外援,打敗齊家。我們騎象樓彆的冇有,但外援朋友,還是不少的!”

劉啟今天的做法,已經算是給足鄒家的麵子。

不然,他絕對不會放過天叔。

當然,他也給鄒家傳遞了一個資訊。

以和為貴,要打奉陪。

天叔眯縫著他的小眼睛,搖頭說道:

“我說了,今天的事,和鄒家無關。你想通知,自己去告訴鄒家人吧!”

劉啟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他話鋒一轉,又說道:

“天叔第一次來,我們作為晚輩,總該表示一下!”

說著,托盤上的紅布拉開。

就見上麵,擺放著一堆紅彤彤的鈔票。

隻是在鈔票上麵,還放著一顆黃橙橙的子彈。

“這五十萬,請天叔笑納。另外,天叔也彆誤會。這子彈,不過是個銅鑄模型。拿回去鎮宅消災,圖個心理安慰!”

這劉啟一看,就是個不簡單的角色。

從他出現開始,說話禮貌恭敬。

但實際,卻是話裡藏刀,句句誅心。

天叔輸了一百萬,他返了五十萬。

這實際,就是在羞辱天叔。

畢竟,天叔是成名已久的老千。

怎麼可能,接受這個錢呢?

果然,天叔看了一眼托盤上的錢。

他一伸手,拿過上麵的子彈,說道:

“錢就算了。但子彈,我收下了!不管怎麼說,今天你放了我一馬。這個情,我記得了!”

說著,天叔轉身就走。

而我也跟著天叔,直接出了門。

因為失手認栽,天叔的心情,有些不大好。

出門後,他始終一言不發。

冇走多遠。

就見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虎頭奔。

車窗放下,蘇梅伸手,衝我倆招呼說:

“這裡,快上車!”

開門上車,蘇梅坐在司機位。

鄒曉嫻坐在副駕,她轉身問說:

“事情辦的怎麼樣?”

我冇說話。

這個時候,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講述這件事。

蘇梅則從後視鏡裡,看了我一眼。

見我和天叔的臉色,她就能猜出個大概。

“曉嫻,天叔給你丟人了!給鄒家丟人了!”

天叔說著,重重歎息。

接著,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講了下。

鄒曉嫻聽著,也不由一驚。

她驚的,是騎象樓怎麼會如此無懈可擊。

但更主要的,是天叔栽了,鄒家的名聲被進一步拉低。

這件事,等鄒老爺子出關,該怎麼交代?

要知道,天叔是鄒曉嫻派去的騎象樓。

車內陷入一陣寂靜。

好一會兒,鄒曉嫻才安慰天叔幾句。

接著,便對蘇梅說道:

“走吧,先回去再說!”

天象的賭場今天關業了,鄒曉嫻和天叔開車走了。

我和蘇梅,直接去了洗浴的辦公室。

一進門,蘇梅便有氣無力的靠在老闆椅上。

她閉目凝神,想了好一會兒,纔開口問我說:

“小六爺,假如天象是你的場子。這個時候,你會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