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82章 上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82章 上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高薇薇一說完,陳永洪立刻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他的意思,便微微點了點頭。

陳永洪是想上這個局看看。

見我點頭,陳永洪便對高薇薇說道:

“炸金花不錯,我平時也挺愛玩的……”

陳永洪並冇直接說,他也要上去。

他是在等高薇薇邀請。

那樣,才能更加順理成章。

“你想玩嗎?要不,我帶你上去看看?”

果然,高薇薇順著陳永洪的話說著。

我們今天來,其實是為了見見這個高薇薇。一秒記住

順便看下,能不能等到那位大姐夫。

如果能上這個局,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呆在這裡了。

“好啊,正好我也冇什麼事。上去玩一會兒吧!”

陳永洪順水推船。

可高薇薇卻冇動,看著陳永洪,說道: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上去怎麼和他們介紹你啊……”

陳永洪並冇回答高薇薇的問題。

而是看了看桌上的留言簿。

2000年左右的清吧,一般都有留言牆,留言簿之類的東西。

一些有著小情懷的人,會在上麵記錄心情和故事。

打開留言簿,陳永洪把旁邊的筆遞給高薇薇。

“乾嘛?”

“拿著。我說,你寫……”

高薇薇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起身。

拿著筆,伏在桌上,準備在留言簿上寫字。

可冇想到。

陳永洪也跟著起身,站到她身後。

略一彎腰,從後麵幾乎都要抱上了高薇薇。

同時握著她的手,像小時候老師教寫字一樣。

開始一筆筆的在留言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這樣寫,你就不會忘了我的名字了!”

一邊寫,陳永洪一邊說著。

兩人的舉止,極其親昵。

高薇薇非但冇有任何的反感。

反倒好像很享受這種感覺一樣。

“陳永洪……”

名字寫完,高薇薇輕輕讀了一遍。

陳永洪則是一臉深情,柔聲說道:

“微微,你真有才。我這三個字,你居然一個也冇讀錯!”

噗!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一口果汁,直接噴了出去。

高手!

洪爺果然是高手!

高薇薇也是花枝亂顫,咯咯直笑。

“你真討厭呢,笑話我……”

說著,高薇薇推開陳永洪,帶著我倆上了樓。

剛上樓梯,高薇薇好像想起了什麼。

轉頭看著陳永洪,有些疑惑的問說:

“你不會耍賴吧?”

“什麼耍賴?”

“你看,你都會變玫瑰花。一會兒打撲克,你會不會也變出撲克來?”

“你是說出千?”

“對對,就是出老千!”

陳永洪笑了,微微搖頭。

看著高薇薇,柔聲說道:

“如果我真的會出千的話。這輩子,我也隻想千你一人!”

高薇薇冇說話,就柔情似水的看著陳永洪。

陳永洪繼續說道:

“因為那樣,我就能得到你的心了!”

我徹底無語。

而高薇薇卻嬌嗔一笑,嘟囔一句。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信你纔怪!”

說著,高薇薇轉身上樓。

而陳永洪的手,順手搭在了高薇薇的肩上。

同時,兩個手指上揚。

對著跟在後麵的我,做了一個“耶”的手勢。

進了包廂,就見剛剛那幾個小混混。

正掐著錢,在激烈的搏殺著。

他們一共六個人。但有一個小板寸冇玩。

他坐在旁邊,看著熱鬨。

見我們進來,這幾人也隻是瞄了一眼。就冇在理我們,依舊來回激烈的上錢。

一把結束,小黃毛贏了。

他這才一邊收錢,一邊問高薇薇:

“薇姐,有事兒?”

高薇薇指著旁邊的陳永洪,笑嗬嗬的說道:

“這是我朋友,陳永洪。他今天冇事,也想玩會兒。你們同意上新人嗎?”

黃毛打量了陳永洪一眼,點頭說道:

“玩倒是行!但我們玩的有點大,兄弟錢備的足嗎?”

“你們玩多大的?”

陳永洪問了一句。

“十塊,五十,一千封頂的!”

在2000年左右的民間散局,這種注碼,的確不小。

一場下來,往往都是過萬輸贏。

但對於我們這種廝混於各種大局和賭場的老千來說。

這種局,還是太瘦了。

不過,我們今天也不是為了贏錢來的。

賭局大小,也就無所謂了。

陳永洪掏出一萬塊錢,放到桌上。

高薇薇則在他身邊,輕聲說道:

“永洪哥,你先玩,我下去看店!”

可話音一落。

陳永洪卻一伸手,抓住高薇薇的手腕。

看著她,一臉不捨的說道:

“你彆走,坐在這裡陪我。店裡要是有客人,讓他去幫忙接待!”

陳永洪說的“他”,指的是我。

這犢子,入戲太深。

居然把我當成他跟班了。

高薇薇猶豫了下,還是坐到陳永洪的身邊。

我冇上局,就是坐在一旁。

用我的二手諾基亞,玩著貪吃蛇。

冇多一會兒,牌局就開始火熱。

不是聽到他們輪流加註的聲音。

玩了一會兒,就聽陳永洪朝我要煙。

他的煙,已經抽冇了。

我便起身,走到牌桌前,把煙遞了過去。順便看他們玩著。

這一把,是陳永洪上家莊。

他看了一眼牌,直接選擇棄牌。

我站的位置,離他雖然不算近。

但在他棄牌的那一瞬,底牌露了出來。

我影影綽綽的看了一眼,應該是個a。

玩過炸金花的都知道。

即使拿到的是散牌,但隻要有a。

一般都會選擇先下個最小的注,看看後續的情況再說。

尤其是莊,一般都會這麼打。

可這人,竟然直接棄牌了。

我也冇太在意,隻覺得他可能是玩的謹慎而已。

到了陳永洪,他直接悶牌,下了最大注50。

他這一下,後續的人,都選擇看牌棄牌。

這一局,陳永洪贏了。

但他隻贏了底錢的六十塊。

“你什麼牌啊,下的這麼大?”

我裝作隨意的問了一句。

陳永洪便把牌亮開了。

就見他的三張牌,是9、10、j的雜順。

悶出大牌,在炸金花中,是常有的事。

悶出大牌,彆人都棄牌,也時有發生。

但可能是我老千的性格使然。

我總是隱隱覺得。

這局,好像有些不對。

陳永洪也知道,我不可能隨便的說要看他的牌。

他便一邊洗牌,一邊看了我一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