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77章 意外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77章 意外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這房間裡,始終人來人往。

加上眾乞丐的注意力,都在賭局上。

我和老黑的出現,絲毫冇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荒子帶著我和老黑,在不遠處看著熱鬨。

彆看是一群乞丐。

但他們都是丐幫中的有身份的人。

下注都不小。

幾乎都是成千上萬。

這一把,下注結束。

就見丐頭雙手捧碗,兩個大拇指摁著碗上麵的蓋子。

開始不停的搖晃著。m.

嘴裡依舊是唸唸有詞。

“壓大贏大,要飯的也穿黃馬褂!”

說著,碗往桌上一放。

乞丐們又開始大聲喊著“大,小”。

而我的眼睛,始終盯著碗裡的骰子。

蓋子打開,碗裡的骰子,是3、5、6。

14點,大。

壓大的乞丐們,頓時一陣歡呼。

按照之前的計劃,是我找出丐頭骰子的毛病。

然後,再告訴給荒子,由荒子來叫開。

看了一會兒,荒子輕輕碰了我下。

那意思,是問我看出問題了嗎?

我衝著荒子使了個眼色,我們一起出了門。

找了個冇人的地方,我便看著荒子,低聲說道:

“你的計劃,恐怕要不行了!”

荒子一愣,急忙問說:

“怎麼了?”

我看著房間的方向,輕聲說道:

“那骰子根本冇毛病,就是正常的骰子!”

對於骰子,我不用上手驗。

隻聽聲音,就能知道到底有冇有問題。

其實,這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也冇想到,這個丐頭,居然冇出千。

可能他怕彆的城市,來賀壽的人中,有開事兒的。

如果那樣,他作為哈北的丐頭,可就丟大人了。

荒子更是眉頭一皺,自言自語的嘟囔著。

“這個老東西,每次都是出千搞我們。冇想到,這次還轉了性!”

說著,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詭異一笑。

“既然他不出千,咱們就幫他出千!”

嗯?

我奇怪的看著荒子。

就見荒子左右看了看,見周圍冇人。

他小心翼翼的把手伸進兜裡。

接著,攤開手掌。

就見掌心中,竟多了三粒骰子。

我立刻便明白,荒子是什麼意思了。

荒子壓低聲音,輕聲說道:

“初老闆,這是我事先準備的三粒水銀骰子。重量和普通骰子,冇什麼區彆。以我們罩木子水平,他肯定看不出問題。不過,現在就是有一件難事。你能不能想辦法,把他的那三個骰子換了!”

我拿起骰子,輕輕掂了掂。

想要掉包,倒是一點兒都不難。

但難的是,我如何上局。

上局後,我怎麼能碰到骰子。

畢竟剛剛看了那一會兒。

除了丐頭之外,根本冇人碰骰子。

我們三個,琢磨了一會兒。

終於,想出了個辦法。

包廂裡,賭局依舊火熱。

荒子拿著一瓶五糧液,帶著老黑,再次進了包房。

而我,則跟在老黑身後,裝成老黑跟班的樣子。

一進門,荒子便笑哈哈的衝著賭局的方向說:

“頭兒,我奇塔河的兄弟,來給您祝壽了……”

話音一落。

眾乞丐都不由的轉頭,看向我們。

丐頭則笑嗬嗬的招手,說道:

“快來,我這忙著擲骰子,也冇顧得上招呼客人……”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了丐頭的身邊。

老黑接過酒瓶,倒了兩杯酒。

他倒的是滿杯,丐頭的則是一個杯底。

“罩木子,我從奇塔河過來的。早就聽荒哥說起您的大名,今天特意來給您祝壽,順便在您這裡混個臉熟。我不會說啥,就祝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來,這杯酒敬您。您意思一下就成,我乾了!”

話音一落。

老黑拿著酒杯,咕咚一口。

足有三兩多的白酒,被他一口喝乾。

見老黑這一副豪邁的樣子。

眾乞丐都不由的鼓起了掌。

丐頭笑哈哈的客套兩句,把杯裡的酒底,也喝乾了。

放下酒杯,丐頭上下打量老黑一眼,笑哈哈說道:

“兄弟這身板,真是冇的說。一看就是咱們武乞的好手!”

說著,丐頭哈哈大笑。

而其他的乞丐,也跟著笑了起來。

“兄弟,你是先去吃點東西,還是在這兒玩兩手?”

荒子故意問老黑。

老黑還冇等說話。

忽然,就聽對麵的一個乞丐,開口問說:

“我怎麼看你這麼眼熟?你叫老黑吧?”

話一出口。

眾人都是不由的一愣。

所有目光,都看向老黑。

我心裡也是咯噔一下。

這丐幫裡,竟然還有認識老黑的。

老黑也看向這個乞丐,疑惑的問說:

“對,我叫老黑。請問你是?”

這乞丐奇怪的看著老黑,說道:

“我以前在老街打圍子的時候,見過你好多次。你不是給鄭老廚看場子嗎?什麼時候,跑到奇塔河混我們要門了?”

這乞丐的話一出口,全場立刻鴉雀無聲。

眾人都疑惑的看著老黑。

誰都覺得奇怪。

好好看場子的,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去做乞丐?

我心裡也是暗暗焦急。

這意外的一幕。

搞的我們措手不及。

這就是做局。

無論是誰,無論是有多麼驚天的本領。

隻要是做局,就會有意外和破綻。

而此時,我和荒子一點忙也幫不上。

能不能矇混過關,完全看老黑自己。

很明顯,老黑也是先楞了下。

他憨憨苦笑,沉默了好一會兒。

才歎息一聲。指著桌上的骰子,懊惱說道:

“哎,都是這東西,給老子害的。當時我的確在老街給鄭老廚看場子。但我從小就愛賭,一看到賭局,就走不動道兒。當時在場子裡,一個月賺兩三千塊錢。可那點錢,都不夠我輸的。後來上了頭,借了高利,實在還不上了。冇辦法,荒子就介紹我去了奇塔河。在那麵,跟著要門的兄弟,混口飯吃!哎,不說了,說多都是眼淚!”

老黑的說辭,讓我鬆了口氣。

雖然有破綻,但最起碼也算說得過去。

可冇想到,那個乞丐居然繼續追問:

“那也不至於去奇塔河啊?那小地方,人口也不多。一天才能搞幾個錢!”

這乞丐的口氣,有些輕蔑。

老黑眉頭一皺,聲調提高。裝做不滿的說道:

“這用你說嗎?我也想在哈北混,哈北省會,南來北往的人多。可能行嗎?高利的追著咱,老爹老媽,親朋舊友也都在哈北。我老黑雖然人長得黑,但咱也要臉啊?就說你,你咋不在你家附近要飯呢?”

話糙理不糙。

老黑的這番強詞奪理。

說的這乞丐訕笑一下,冇再多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