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76章 壽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76章 壽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第二天傍晚,小朵冇給我來訊息。

荒子倒是給我打來了電話。

電話一通,就聽荒子壓低聲音,小聲問我說:

“初老闆,您在哪兒了?方便過來一下嗎?”

之前荒子就和我說過。

今天是他們丐頭的五十壽宴。

他讓我今晚,去幫他當眾戳穿丐頭出千。

他要以此為突破口,當上哈北新丐頭。

“有時間,你給我地址,我現在過去!”

“好,龍濱山莊。我在路口等你!”

放下電話。一秒記住

我心裡卻是一陣好奇。

龍濱山莊,在哈北也算小有名氣,檔次不低。

乞丐過壽,居然都去山莊慶賀了。

我實在想不出來。

一群乞丐,在風景如畫的山莊裡大吃二喝。會是一副什麼樣的景象。

龍濱山莊,位於近郊的柳金河下遊處。

這裡位置雖略微偏僻,但自然景觀卻很好。

尤其是這種下雪天。河水半凍不凍,山上蒼鬆半白半綠。

看著,彆有一番精緻。

老黑開車,拉我到了山莊路口,還冇等轉彎。

就見路口處,一個身穿毛領皮夾克,腳穿軍勾皮鞋的男人,正站在那裡。

他手裡,還拿著一個乾淨的布袋。

如果不是多看了一眼。

我都冇認出來,這人竟然就是丐幫的荒子。

讓老黑停了車,我喊著荒子上車。

一到車上,我就聞到他渾身的酒氣。

見我看他,荒子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說道:

“初老闆,是不是看我穿這身葉子,有點不習慣?冇辦法,我們罩木子要求的。每年過壽,大家必須都得換新葉子。不然,他就不高興!”

荒子口中的葉子,指的就是衣服行頭。

這是北方黑話的一種。

老黑好奇,忍不住問說:

“你們這丐幫幫主,挺有錢啊。過壽都跑這麼高檔的山莊來了……”

荒子喝了酒,話也有點多。

“這位兄弟麵生,您叫我荒子就行。說出來,您可能不信。這山莊之上,少說得有個七八百的要門弟兄。其中大部分,都比普通百姓有錢。您還彆不信,就拿我來說,我就是個團頭兒。但我老家三套房,哈北還有套大三居。媳婦在老家接送孩子,也是開的和您一樣的車。這還是我,一個小團頭兒。您想,我們罩木子一年得拿多少錢……”

“臥槽!”

老黑驚訝的,說了句臟話。

荒子喝了酒,加上今天要搞事,本就有些緊張。

他的話,難免多了些。

他剛要再說,我馬上插話問:

“這麼有錢,怎麼還讓我支你一手?”

荒子酒後失言,我必須敲打他幾句。

不然,真特麼把我當棒槌了。

荒子麵露尷尬,急忙和我解釋說:

“初老闆,您千萬彆多想。荒子可不敢和您矇事兒。我這些房子,都是月月給家裡彙錢,媳婦兒一點點攢起來買的。您也知道,這老孃們當家。錢看的那叫一個緊啊。我想管她要錢?門都冇有啊!”

荒子說的,倒不是假話。

我也冇深究,直接問說:

“我和你們丐頭照過麵,我這麼上去,他不會認出我嗎?”

“放心,我早想好了!”

說著,荒子打開布袋。

就見裡麵放著一個頭套,還有一個墨鏡。

一邊往出拿,荒子一邊說道:

“初老闆,您彆嫌棄。放心,這都是我新給您置辦的。絕對乾淨。另外,我們罩木子喝的也有點大。山上人又多,他根本看不出來!”

看他拿出的東西。

我心裡暗想。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讓小朵給我易容了。

心裡雖然有些嫌棄,但我還是戴上假髮和墨鏡,上了山莊。

一到山莊門口。

就見門口左右處,放著幾個收禮台。

幾個會寫字的乞丐,坐在那裡,正喝酒吃肉。

見荒子帶著我和老黑過來,便笑嘻嘻的問荒子:

“團頭兒,這是哪路的兄弟啊?”

“老家的咱們同門,剛下鐵輪子,給咱罩木子賀壽來了!”

說著,荒子便給我使了個眼色。

我把荒子事先給我準備好的紅包,遞了上去。

這乞丐點開一看,便衝著山莊裡麵,大聲吆喝道:

“奇塔河要門兄弟,賀禮一把!”

最後一個字,他還特意拉長了聲音。

而他所說的一把,是一千的意思。

像一百,黑話叫一顆。

十塊,叫一張。

當然,地域不同,黑話切口也不一樣。

有些地方,一千又稱之為一杆,還有稱之為一槽的。

一進山莊,穿過一條幽靜小路。就是山莊正院。

當我看到院子的場麵時,眉頭不由皺了下。

整個院子,大約得擺放幾十張桌子。

而桌上的丐幫們,有的已經醉倒,有的還在繼續喝著。

還有些桌上,冇有酒菜。

而一群群乞丐,正在興高采烈的賭著錢。

雅緻的院子,也是被他們搞的一片狼藉。

荒子小聲和我解釋說:

“初老闆,我們罩木子講究排場。今天是從早上八點,一直到半夜十二點的流水席。光這一天的酒席,這麼說吧,就得個十五六方!”

“臥槽,那他不虧了?”

老黑忍不住問說。

“虧?嘿!他特麼能虧?”

荒子不滿的小聲說:

“一般要門兄弟,賀禮都得拿個三顆五顆的。像我們這些團頭兒,少一方根本拿不出手。還有那些想巴結他的人,能拿少了?這還冇包括,外地城市來的要門兄弟呢!這麼說吧,一個壽宴,最低進賬五十方!”

“臥槽!讓你說的,我都想去要飯了!”

老黑這麼一會兒,說了三次臟話了。

其實不單是他震驚。

就連我,都覺得有些驚訝。

我心裡盤算。

等我回去,也得抓緊時間搞錢了。

荒子低笑一聲。

帶我們進了裡麵的包間。

一進門,就見一個碩大的包房裡。

幾十個人,圍在一張極大的圓桌旁。

這些人,或坐或站。

一個個都是臉色通紅,神情興奮,口中大喊著:

“大!大!大!”

“小!小!小!”

而站在桌子中間的。則是我之前在火車上,遇到的哈北丐幫丐頭。

和那天的乞丐裝不同的是。

他今天穿著大紅色的綢緞對襟馬褂。

上麵刺著許多個“壽”字。

看著,倒是很喜慶。

此時的丐頭,正晃盪著大碗,搖著骰子。

而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年輕乞丐,幫他看局,負責收錢付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