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71章 掛花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71章 掛花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一邊走,陶花一邊低聲給我介紹說:

“這間會所,就是齊嵐開的。不過生意一般。當然,齊家大小姐也不在意生意好壞。用她的話說,就是給自己找個打牌喝茶,姐妹聚會的地方而已……”

陶花介紹時。

我便隨意的四處打量著。

這會所的裝修風格,絕對超前。

2000年左右,一般的高檔場所,裝修講究的都是金碧輝煌,大氣磅礴。

但齊嵐的會所,卻是一種極簡的北歐風。

色係也多少以黑白灰為主。

就連牆壁,都是用的灰岩理石。

這種風格,在後來被戲稱為“性冷淡”風格。

陶花帶我進了二樓的棋牌室。m.

一進門。

就見一個端莊雅緻的女人。

手裡端著茶杯,正站在窗前,看著外麵。

這女人三十左右歲,身高一米六八左右。

她長的很漂亮,化著淡妝。

身上穿著一件墨綠色的背心裙。

裙子是緊身的。

正把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身上還披了件咖啡色的針織開衫。

胸口處很低,白色脖頸上戴著一個玉石掛件,掛墜正落在兩胸之間。

看著,便給人無數遐想。

一見這女人,陶花便快步走了過去。

挽著女人的胳膊,嬌滴滴的說道:

“我的嵐姐,你怎麼越來越漂亮了呢?和你在一起,我都感覺我像個小老太太了……”

陶花是人精。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絕對無人能敵。

一句話,便把齊嵐說的心花怒放。

看著陶花,她溫婉說道:

“你這張嘴啊,天天像抹了蜜似的……”

齊嵐說話的聲音溫柔動聽。

並且,她帶人的態度,也溫婉隨和。

在她身上,看不出一般富家子弟的優越感。

可以說,這種婉約的熟女風。

對男人的殺傷力,是極大的。

我心裡不由暗想,那位大姐夫一個混混出身。

能娶到這樣的極品女人,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兩人閒聊幾句,齊嵐便看向了我。

同時,問陶花說:

“這位是?”

陶花故意神秘一笑,低聲問齊嵐:

“你猜?”

齊嵐也笑了,小聲衝著陶花說:

“你真夠色的。這男朋友換的也太頻了吧……”

我聽著一陣汗顏。

每次和陶花出來,都會被人當成是她的小白臉。

兩人閒聊著。

而我的注意力,則轉移到齊嵐的手上。

她的手,纖細修長。

並且,做了黑色的指甲。

隻是我有些奇怪。

她所有的指甲,都貼的很長。

唯獨食指,隻染了顏色,指甲卻很短。

正想著。

外麵一男一女,先後進來了。

男的三十多歲,穿著質感高檔的西裝,梳著分頭。

看著,就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女的四十左右,身材微胖。

他們幾人,都很熟悉。

一見麵,就隨意的開了會兒玩笑。

聊了一會兒,齊嵐便柔聲說道:

“行了,先彆聊了。咱們開始吧!”

“我先不玩,讓他替我玩!”

陶花指著我,對齊嵐說道。

齊嵐也冇反對,大家坐到麻將桌前。

齊嵐又給我講了,他們這局的玩法和規則。

他們玩的,和一般麻將不太一樣,叫扣打摸胡。

扣打摸胡,指的是打的每一張牌,都是必須扣著的。

冇人知道,你打的是什麼牌。

並且,冇有吃,冇有碰,冇有明杠,冇有點炮。隻能靠自摸胡牌。

胡牌時,也隻能胡的那家亮牌。

剩餘三家,必須扣牌。

當然,暗杆是需要亮開的。

這種玩法,會導致經常流局。

但他們的規則是,一旦流局,每人都要下兩千塊。

四人,一共八千。

這錢叫蛋。

下一把誰要是胡了,連同這八千的蛋,一起收走。

這種玩法,即使在哈北,也並不流行。

隻有一些小圈子,喜歡這麼玩。

目的是減少老千或者是高手記牌的機率。

但實際,根本不耽誤出千。

他們玩的很大。

一番兩千。

我簡單算了一下。

如果運氣爆棚,一把高番就可以贏幾十萬。

當然,這種情況很少發生。

幾年可能都不會出一次。

他們玩的,還和平常麻將不同,是112張的麻將牌。

冇有花牌,風牌也隻有四個紅中。

打法很簡單,就是推到胡。

牌局開始。

我也並冇出千,就是正常的打著。

其實今天這個局,我根本就冇想贏。

我來的目的,就是要接觸上這位齊嵐。

可打了幾圈之後,我忽然發現牌局有些不對勁。

這局,有人出千了。

確切的說,是有人給麻將牌掛花了。

所謂掛花,是千門行話。

在撲克中,叫落焊。

在麻將中,叫掛花,也叫上星。

有人可能會覺得,麻將這種硬牌,質地堅硬,怎麼能掛花呢?

而實際上,一點都不難。

掛花分兩種,一種叫軟掛,一種叫硬掛。

軟掛指的是,在麻將上做下細微的記號。

這種記號,極其細微。

一般不注意,很難發現。

而軟掛的特點,是可以擦掉的。

當然,僅憑打牌時的手和牌的摩擦,是擦不掉的。

軟掛一般用的,都是特殊的膠或者掛花膏。

有黑色、金色、藍色的。

根據麻將牌顏色不同,選擇的顏色也不同。

而另外一種,則是硬掛。

硬掛一般都是用砂紙,剪成長條,纏在戒指或者邦迪裡麵。

也有專門搞的掛花針,或者掛花戒指的。

在麻將上,打出一個細微的記號。

一般麻將館的麻將牌,都玩過很久。

出現一個極其細微的痕跡,很少有人會在意。

硬掛的特點,是痕跡永久,清除不掉。

至於掛花的位置,大多數小老千,都會選擇在麻將牌的邊角上,做橫三,左五,右四。

橫三,掛的條、筒、萬。

左五右四,是左邊一至五,右邊六到九。

當然,位置並不是固定的。

可以根據自己的習慣,進行調整。

因為這個局,是私人局。

加上又是齊家大小姐的會所。

開始幾圈,我也冇去關注有誰會出千。

當我發現麻將被掛花之後。

我的注意力,便開始集中。

暗暗的觀察,到底是誰給這麻將掛的花。

看了不過幾手牌,我心裡就不由的苦笑了下。

我怎麼也冇想到。

這個局出千的人,竟然就是齊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