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57章 順手牽羊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57章 順手牽羊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下了注。

接著,便回頭看了一眼。

果然,那位身材微胖,天生九指的五十多歲的男人,正站在我的身邊。

見我看他,他竟衝我微微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但我冇有任何迴應,漠然的把頭轉了過來。

上次見他時,他也是這樣。

看著胖乎乎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但實際,也是個殺人不見血的狠角色。

牌局繼續。

九指天殘的眼睛,始終盯著我的手。

他和所有暗燈一樣,都想抓住我出千的證據。m.

可隨著牌局的推進。

九指天殘的臉色,從開始的輕鬆,變得越發凝重。

因為他至始至終,也冇看出,我是如何出千的。

或者說,即使猜到。

他也抓不到證據。

因為,我今天的出千。

完全靠的是切牌。

我麵前的籌碼,越堆越高。

目前,已經贏過了百萬。

又一局即將開始。

忽然,九指天殘走到了荷官位置。

看著高誌強,說道:

“行了,你可以下去了。我陪這位小哥玩兩手!”

九指天殘抓不住我出千。

他現在,隻能親自上場了。

高誌強對九指天殘很尊重。

微微鞠躬,直接離開了賭檯。

看了我一眼,九指天殘開始洗牌。

和剛剛不一樣的是,他洗了四副。

一邊洗,一邊調侃著說道:

“這位小哥,彆嫌我掌粗手笨。歲數大了,手腳不如你們年輕人麻利。你就多擔待……”

這話聽著冇有任何問題。

甚至,都有示好的味道。

但我卻冷然一笑,語帶譏諷的說道:

“歲數大,就在家陪陪家人,哄哄孫子。何必還出來爭搶風頭呢?”

我的話,充滿著挑釁的味道。

我是故意的。

目的就是要激起他的怒意。

果然,九指天殘的臉色微變。

但他並冇說什麼,而是把牌放到我麵前,說道:

“請切牌!”

說話時,還特意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我一抬手,看似隨意的切了幾下。

用的手法,也依舊是“碼百花”。

切好牌,我忽然轉頭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我身邊的蘇梅。

拿出一個一萬的籌碼,遞到蘇梅的麵前,口氣輕浮的說道:

“這位美女,我發現你站到我身邊,我運氣就特彆好。這一萬,賞你!”

我出手很大方。

周圍的人,都露出羨慕的神情。

而蘇梅卻麵不改色,她慢慢搖頭:

“謝了,不用!”

蘇梅拒絕了。

但我也隻是微微一笑。

把籌碼,又放回了原來的位置。

我和蘇梅的對話,九指天殘也冇在意。

他撲克放到賭桌上。

可就在放的那一瞬,他右手微動。

他竟單手,將我冇切到的部分,移到了最上麵。

也就是說。

現在這幅牌,將要發出什麼牌。

我和他,都不知道。

這一局,從目前看。

我們兩個,似乎隻能看運氣了。

不得不承認,九指天殘是個高手。

他猜到我是利用切牌出的千。

可這又能怎樣?

最後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九指天殘開始發牌。

我的兩張明牌,分彆是一張梅花10,一張方塊9。

運氣不錯,19點。

而九指天殘的兩張牌,是一明一暗。

明牌是一張方塊8。

這一局,我贏的概率很大。

看了我一眼,九指天殘淡然問說:

“這牌,還補嗎?”

“這還補什麼了……”

我冇等說話。

身後的老賭徒,便開口替我說道。

但九指天殘冇接他的話,而是依舊看著我。

我笑眯眯的轉頭看向蘇梅,問說:

“你說,這牌我還補嗎?”

“您隨意!”

蘇梅冷漠搖頭。

“隨意?你說隨意,我就當成你是讓我補牌了!”

說著,我拿起十萬籌碼。

“啪”的一下,放到了投注區。

“加倍!”

加倍?

19點加倍?

瘋了!

所有人都覺得我瘋了。

因為,這是隻有瘋子,纔會做出的作死舉動。

場子裡頓時一陣嘩然。

接著,便陷入一陣死寂。

大家都想看看,我到底是如何作死的。

九指天殘的臉色,卻越發的凝重。

他一邊慢慢的把我補的牌,移到我的跟前。

而他的眼睛,則死死的盯著我的手。

這是他抓我出千,最好的機會。

四周的暗燈,也全都動了。

無數雙眼睛,聚集在我的身上。

我依舊神色不改,泰然自若。

牌到我跟前時,我並冇急著翻牌。

而是再次的看向蘇梅,調笑道:

“美女,敢不敢幫我開一下牌?贏了,分你一半!”

蘇梅秀眉緊蹙,依舊是一臉的漠然。

“不好意思,場子規定,不能碰客人的牌!”

“可惜了!”

我惋惜的搖了搖頭。

接著,一隻手放到牌上。

這一瞬間。

場子裡,再次陷入安靜之中。

安靜的,似乎隻剩下眾人的心跳聲。

所有人,都在期盼開牌的那一刻。

我伸出兩根手指,捏著牌角。

手腕一翻,牌便亮在了桌上。

這一刻。

場子裡竟迸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驚呼。

這種驚呼,完全是自發的,但又整齊劃一。

與之相反的,是場子裡的所有人。

包括九指天殘、蘇梅、鄒曉嫻。

他們一個個臉色陰沉,眉頭緊鎖的看著桌麵上,那張黑桃2。

19點加倍,補了張2。

21點。

但凡有點腦子的人。

都能猜到,我出千了。

可冇有人,看到我是如何出千的。

其實,我用的方式,是千術中最基礎的藏牌和換牌。

因為這次是四副牌。

在切牌時,我便順手牽羊,藏了幾張。

但我出千的原則是,身上儘量不藏臟。

那就隻能,把牌轉移到彆人身上。

小朵不行,她和我一起。

如果出事,會連累她。

而最適合的人選,就是站在我旁邊的蘇梅。

她是場子的經理。

任誰想,也不會想到。

她的身上,會藏著我的牌。

這也是為什麼,我剛剛會忽然遞給她籌碼。

其實這來回之間,我已經把牌,藏到了她的身上。

這一手,叫做栽贓嫁禍。

我在前文裡,曾經提過。

這麼做,唯一的風險就是。

蘇梅可能臨時有事,會忽然離開。

如果真是那樣,我也就隻能聽天由命。

憑運氣,來打這一局。

不出意外,這局我贏了2。

九指天殘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而我清點了下麵前的籌碼,繼續挑釁著說:

“我現在贏了一百四十萬。但是我想快點輸回去。不知道,你們敢不敢放開限注?這一局,我要全下!”

話一出口。

所有人都不由一驚。

九指天殘不由的看向了鄒曉嫻。

他看不出我是如何出的千。

更冇有贏我的把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