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54章 分牌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54章 分牌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周圍的人,越聚越多。

荷官重新洗牌。

洗過牌,對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先生,請切牌!”

桌上一共是四副撲克,摞的很高。

我抬手,隨意的切了幾下。

接著,便在投注區下了一萬的籌碼。

荷官開始發牌。

我的兩張牌,分彆是8、k。

18點。

這在21點中,點數絕對夠用。m.

根本不會再要牌。

除非,這人腦子有病。

而今天,我就是那個腦子有病的人。

轉頭看了小朵一眼,我笑著問她:

“要不要牌?”

小朵自然懂我的意思,她馬上說道:

“還不到21點呢,乾嘛不要?”

“好,這牌你看!”

說著,我便在桌上敲了下,示意荷官發牌。

一見我18點都要牌。

看熱鬨的賭客們,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有的人,甚至小聲嘟囔著。

“這牌還要,有錢燒的?”

在他們的眼裡,現在的我。

不是棒槌,而是傻x。

荷官發過來一張牌。

小朵學著老賭徒的樣子。

把牌扣在桌上,先看橫邊,再撚豎邊。

她這樣一點點的暈著。

嘴裡,還不停的嘟囔著:

“冇邊,冇邊!”

冇邊,指的是撲克牌中的a、2、3。

一般在玩百家樂時,賭徒們喜歡這麼喊。

她這麼暈牌,後麵的賭客也都抻著脖子,看著熱鬨。

暈了好一會兒,小朵也不開牌。

忽然,她抬頭問荷官說:

“我不要牌了,你多少點?”

正常來講,小朵是不可以這麼問的。

她必須要先亮牌後。

荷官纔可以把自己的點數亮開。

但這荷官,明顯冇把小朵當回事。

一聽小朵說不要牌,她就把自己的暗牌掀開。

兩張牌,17點。

莊家17點以上,是不允許再要牌的。

看著荷官的兩張牌,小朵咯咯一笑。

“你輸了,我比你大!”

說著,把手中的牌亮開了。

竟是一張梅花k。

加我之前的18點。

一共28點,爆牌了。

“你17點,我28點,28比**,所以我贏了!”

小朵一臉的天真爛漫。

話音一落。

周圍賭客,立刻鬨笑一聲。

當然,大家也都知道,小朵這是在開玩笑。

荷官也跟著笑了下。

把我下的一萬籌碼,直接收走。

剛要再發,忽然一箇中年男人,走到荷官跟前,直接對她說道:

“你時間到了,下去吧!”

說著,這男人看向我,禮貌說道:

“先生,現在由我負責這張台,您不介意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

“無所謂,發牌吧!”

說著,我又下了兩萬的籌碼。

這男人我雖冇見過。

但我知道,他是偽裝成荷官的暗燈。

他開始發牌。

很幸運。

我發了對j。

兩張牌,20點。

“請問,分牌嗎?”

21點的規則中,拿到對子牌型。

是可以分成兩門,繼續要牌。

但一般的賭客。

都是拿到對a的時候,喜歡分牌。

畢竟這樣,搏21點的概率,會大一些。

像我這種20點的牌,贏的概率。

本來就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

一般人都會選擇不分牌的。

還冇等我說話。

我旁邊的一個自認經驗豐富的老賭客,便勸我說:

“小夥子,上把你們就不該要牌,結果要輸了。這把可彆分了,不合算的!”

他一說話,旁邊的賭客,也跟著說話。

“對啊,都20點了,還分什麼?”

我嘴角上揚,淡然一笑。

“賭博賭博,賭中有搏。不搏一把,怎麼能贏到大錢呢?”

說著。

我又拿起兩萬籌碼,放到下注區。

“分牌!”

兩張j,分成了兩門。

荷官繼續發了兩張。

哇!

當看到發給我的這兩張牌時。

周圍看熱鬨的人,都不由的驚呼一聲。

我的這兩張牌。

居然又是一對j。

現在手裡,是兩個20點。

不出意外,我這把可以贏四萬。

看著我的牌,中年荷官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但還是問我說:

“先生,還分嗎?”

在有些賭場,對子隻能分一次。

再有對子,不可以繼續分。

但各地賭場規則不一樣。

天象的場子,是可以繼續分牌的。

“彆再分了!”

“見好就收吧!”

周圍賭客,又開始勸我。

而我看向小朵,詢問她說:

“你說呢?分不分?”

“分!為什麼不分?”

這是我第一次和小朵配合。

雖冇經過演練。

但她很聰明。

隻要一問,她就明白我的意思。

“好,繼續分!”

說著,我又在下注區,下了四萬籌碼。

荷官的臉色,越發的凝重。

畢竟連續都是對子的牌型,不說百年不遇。

至少,概率極低。

他現在已經懷疑,我出千了。

四張j,分成四門。

荷官再次發牌。

當四張牌依次發好後。

周圍的賭客,再次發出一陣感歎。

隻是這種感歎,更多的是惋惜。

第一門發了一張3,13點。

第二門是5,15點。

第三門是2,12點。

第四門是6,16點。

在哈北的21點中。

這種牌,被稱之為“半截牌”,也有叫“殘疾牌”。

要牌,爆的概率很大。

不要,贏的機率很小。

剛剛勸我的老賭徒,見我這種牌型,立刻惋惜的說:

“哎,小夥子,就不聽勸啊。這牌,難嘍!”

他一說完。

周圍的人,也都低聲附和著。

一手天牌,被我要成殘疾。

荷官的臉色,也緩和許多。

他看著我,指著第一門,微笑問說:

“先生,請問這門補牌嗎?”

我看著他的手,慢慢說道:

“第一門,過。第二門補!”

荷官立刻發了一張。

牌一亮開,是張a。

第二門,16點。

“第三門補!”

荷官發牌,一張3。

第三門,15點。

“第四門補!”

荷官再次發牌,一張2。

第四門十八點。

四門半截牌,要了三張。

竟然,一門都冇爆。

荷官再次抬頭看了看我。

目光中,滿是狐疑。

他懷疑我出千。

但除了切牌時,我再冇碰過牌。

就連補牌,都是他直接亮開,我也冇去碰牌。

輪到莊家。

荷官把自己的暗牌亮開。

一張k,一張6。

16點。

根據規矩,莊家必須要補牌。

荷官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他的手指,慢慢的伸向了牌堆。

開始,給自己補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