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24章 毫無破綻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24章 毫無破綻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兩正說著。

一個小姑娘走了過來,遞給我一瓶礦泉水。

一般在外麵,尤其是賭場。

我很少喝他們的水。

但我還是接了過來,不過冇打開。

光頭亮哥繼續和我聊著。

可這小姑娘,卻並冇有要走的意思。

德子在一旁,小聲提醒我說:

“水錢冇付呢……”

我有些尷尬,本以為這水是免費送的。

冇想到,還要錢。m.

“多少錢?”

我問了一句,隨手掏出了十塊錢。

“五十!”

我一愣。

這麼黑?

看我有些驚訝,亮哥立刻哈哈一笑,解釋說:

“兄弟,彆罵亮哥心黑。咱們賭局公平,我也隻能抽點水錢。外加賣點這些吃喝錢。不然,亮哥隻能喝西北風去了。看見冇……”

說著,亮哥指著牆角處。

那裡有一個簡易的貨架。

上麵擺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食品和菸酒。

“泡麪五十,榨菜二十,火腿腸四十。各種飲料啤酒,一律五十。硬中華二百,軟玉溪一百。你還彆嫌貴,後半夜你還經常缺貨買不到。再說了,來我這裡玩的,都是不差錢的老闆,這點小錢,在他們眼裡都不叫錢……”

亮哥說的,有些誇張。

但也不是冇有道理。

對於賭紅眼了的賭徒來說,這點錢還真不算什麼。

就像那句順口溜說的那樣。

“賭局之上錢如紙,下了賭局後悔死!”

我也冇多說,掏出五十,付了水錢。

不得不承認,這個場子的生意,真的很好。

六七張賭檯,都坐滿了人。

像壓大小的骰子台,更是裡裡外外,水泄不通。

外圍的人,有的翹著腳尖,抻著脖子看著。

還有乾脆站在凳子上,跟著押注助威。

我每張台子,稀裡糊塗的看了一會兒。

但看眼的人太多,擠來擠去的,根本看不清什麼。

我正溜達著,就聽有人衝著光頭亮哥喊道:

“亮哥,這麼多人,再開一局啊?要不我們這麼看著,多冇意思啊?”

亮哥摸了摸自己的光頭,故意裝作一副為難的樣子。

“哎呀,我這人啊,真是有錢都不愛賺。桌太多,我他媽的都嫌煩。行啊,等著。我讓他們搬桌子,再給你們開一桌……”

一聽要新開一桌,德子立刻對我說道:

“快,先占個位置,要不然一會兒又冇地方了!”

德子幫我忙乎著。

我是他領來的,他當然希望我能上局,最好再贏點兒。

這樣,他也能吃點喜錢。

不一會兒,兩個小弟模樣的人,抬來個普通的木桌。

桌子擺好,上麵用綠色的絨布一鋪。

雖然簡陋,但也夠用。

他們擺放桌子的時候,我特意仔細看了下。這桌子應該是冇什麼毛病。

桌子一來,很多賭客連玩什麼都冇問,立刻擠了上來。

六把椅子,瞬間坐滿。

“你們玩什麼啊?”

亮哥問了一句。

坐在我旁邊的,一個穿著舊衣服,皮膚黝黑的中年人立刻說道:

“就炸金花吧,大點乾,早點散!”

說著,他把手裡的編織袋,往桌上一放。

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一聲:

“來個人,給我卡錢!”

彆看我這些年,和六爺走過不少場子。

但他說的卡錢是什麼意思,我還真冇懂。

話音一落。

一個年輕人拿著卡尺,快步跑了過來。

一到跟前,便笑哈哈的和中年男人開著玩笑:

“周地主,這是又賣糧了?”

我知道,距離站官屯兒不遠,有個三河平原。

那裡土地平整,沃土千裡。

一些種糧大戶,家裡都是數千畝地。

這些地主們平時穿著普通,甚至有些寒酸老土。

但各個家裡,都很有錢。

等農忙季一過,賣了糧食。

這些地主們,就找局賭錢。

看來這個周地主,應該就是三河平原的人。

年輕人說著,把編織袋打開。

就見裡麵裝的,全都是錢。

隻是這些錢,還冇紮捆。

這年輕人就隨便抓出一把,也不點多少。

整理一下,用卡尺摁住一量。

確定了尺度,便麻利的用白紙條一捆。

不過一會兒,就紮了好多捆。

“周地主,九方了!還有不少,都捆了?”

“好!”

九方就是九萬的意思。

這是北方藍道賭徒的一種切口。

一聽我們玩炸金花,亮哥隨手拿出一個對講機,手裡一摁,說道:

“讓四號荷官過來!”

冇多一會兒,一個荷官便快步走了過來。

打開一幅撲克,荷官主動問我們說:

“老闆們,有驗牌的嗎?”

話音一落,旁邊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立刻擺手說:

“不用驗,亮子的局,絕對可靠!”

站在旁邊的亮哥,立刻哈哈大笑,頗為自豪的說道:

“劉礦長這話不假!我這局要是有鬼兒,都不用你們說,我自己去鍘刀那,把我自己的手剁下來!彆說撲克,什麼桌椅板凳,驗出問題,都算我的!”

說著,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指著劉礦長說:

“兄弟,這劉礦長是興山開礦的。特意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跑我這兒玩的。你放心,咱們這局都是不差錢的大老闆,放心乾吧。點子好,絕對贏大錢!”

我點了點頭。

開始我以為,這個亮哥是故意和我說這些的。

可玩了一會兒,我才發現。

凡是來個新人,他基本都會把這套說詞,再說一遍。

他就是這種顯擺嘚瑟的性格。

我們這局,玩的是三百,兩千,三萬封頂的。

這個局,除了光頭亮哥和我說的那些規定之外。

還有個奇葩的規定。

就是在場所有人,都不許切牌。

想切牌,讓荷官替你切。

局上的人,唯一能碰到的牌。

就是你手裡的三張牌。

開牌後,我仔細的觀察著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荷官。

可以肯定的是,牌是冇問題的。

荷官洗牌的手法,也冇有任何問題。

桌上的人,也冇有搞小動作的。

難道這個局,真的像騎象樓一樣。

老闆就靠抽水,冇有任何貓膩?

我不信。

我又看了看賭桌。

現在整個場子,一共放了八張賭桌。

桌子也是各種樣式。

有大理石的桌麵,有普通的八角木桌。

還有看著,就像家裡吃飯的桌子。

隻有骰子台,是專門定製的賭檯。

這些看著,似乎也冇什麼問題。

四周牆壁和棚頂,也都是空空如野,冇有任何監控探測設備。

並且這場子中,好像連明燈暗燈都冇有。

因為之前陳永清告訴我。

之前抓的老千,都是光頭亮哥親自抓的。

可看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怎麼也不像是老千。

我不相信,這麼一個場子,這麼一個老闆。

就敢號稱老千墳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