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薇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醉薇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06章 寶藏女孩兒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06章 寶藏女孩兒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倒是明白牛老的意思。

他不想小朵繼續走榮道,希望有個人,能帶帶她。

至於他說的鋪席暖腳、端茶倒水,把小朵當個使喚丫頭。不過是一種客套話而已。

我想了下,便開口說道:

“牛老要是不嫌棄,對我也放心,就讓小朵跟著我吧。我從小冇有兄弟姐妹。牛老可以放心,我一定會把她當成親妹妹看……”

我說的是實話。

六歲之後,我再冇感受到什麼叫親情。

牛老的臉上,立刻露出欣慰的神情。

我兩正說著。

忽然,就見一個十七八左右的男孩兒,慢悠悠的也走到了涼亭裡。

這男孩兒細皮嫩肉,白白淨淨m.

他個子不算高,還戴了一副眼鏡。

手裡拿著一本英語書,邊走邊看著。

一到涼亭,他便坐到一旁的石椅上。

看著這男孩兒,我心裡有些奇怪。

我可以肯定,我冇見過他。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看他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怪。

似曾相識,又未曾謀麵。

我忍不住,就多看了他幾眼。

這男孩兒是從牛老背後的方向走來的,牛老並冇看見他。

見我不時的朝他身後的方向看。

牛老有些奇怪,便問說:

“怎麼了?”

說著,牛老跟著回頭。

看了男孩兒一眼,便轉過頭。

他剛要繼續和我說話。

忽然,他猛的又一回頭。

盯著男孩兒看了幾眼。

接著,便佯怒道:

“你又過來偷聽我們說話……”

男孩兒抬頭,看著牛老,一臉疑惑。

“老爺爺,你說什麼,我冇聽懂……”

這男孩兒應該變聲期時,冇保護好嗓子,聲音有些粗。

“裝,你個臭丫頭,再裝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牛老立刻站了起來,裝作一副要發怒的樣子。

小男孩兒這才咯咯大笑,裝作要跑的樣子。

她這一笑,我這才明白。

這個小男孩兒,居然是小朵裝扮的。

我心裡不由的大吃一驚。

我和小朵,可以說是很熟悉了。

但她剛剛的裝扮,我竟一點破綻都冇察覺到。

尤其是她說話變聲,完完全全就是個男人的聲音。

她是怎麼做到的?

這也太奇怪了。

小朵笑著,便走到了牛老的身邊。

挽著牛老的胳膊,撒著嬌說:

“哎呀,你真煩人,每次都會被你發現!”

牛老裝作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衝著小朵直襬手:

“去去去,我和小六爺談正事兒呢。你要敢再來,我打……”

“打斷我的腿,我知道了。天天要打斷我的腿,可我現在還好好的……”

說著,小朵哼了一聲,傲嬌的走了。

看著我一臉驚訝的樣子,牛老便問說:

“第一次見?”

“對!”

“這是易容?”

牛老微微點頭,解釋道:

“我們這些走江湖的老榮,要是冇有點改頭換麵的本事,恐怕早都栽了!這易容之術,聽起來玄之又玄。說白了,就是化妝術加人皮麵具……”

“人皮麵具?”

我不由的反問了一句。

牛老哈哈一笑,說道:

“可彆想太多,也彆被武俠小說影響。所謂的人皮麵具,可不是真的人皮,大都是矽膠所做。當然,也有能工巧匠,用動物皮製成。看著,和人的肌膚相差無二。然後,再加上精巧的化妝術。任誰看著,也分辨不出真偽!”

當時我聽牛老說這段話時,我的心裡無比震撼。

但隨著時間推移,包括到了現在。

其實人皮麵具已經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兒。

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買到。

有人買它,是為了偷盜詐騙。

但還有一種人,是為了考勤簽到。

所以說,有人覺得江湖已經消失。

但實際,江湖還在。

隻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出現。

牛老說著,回頭看了下小朵離開的方向,笑著說道:

“在易容這方麵,小朵這丫頭,就是天生的巧手。如果不是我這麼瞭解她,說實話,我也根本看不出來。她的易容之術,要比我強太多……”

這點我倒是相信。

女孩子在這方麵,肯定要比男人強許多。

不過,我還是有些好奇,又問說:

“牛老,可小朵剛剛的聲音,明明就是男聲。根本聽不出是偽裝的……”

“這個更簡單了,是用我們自己配的藥,來刺激嗓子。讓你喉嚨迅速充血,立刻變得沙啞低沉。不過這個藥,也有個弊端。隻能讓聲音變粗,不能變的清脆尖利。對於有些人來講,就有些不適合。哎,以後你慢慢問小朵吧。這丫頭,現在是青出於藍。我的十分本事,她已經學走了十二分……”

我的內心,無比震撼。

寶藏女孩兒!

小朵絕對是個寶藏女孩兒!

“小六爺,還有一件事……”

牛老說著,手伸進衣兜裡。

接著,就見他掌心中,多了一粒金色的骰子。

把骰子遞給我,牛老說道:

“小六爺,你看看這個!”

接過骰子,我在手裡顛了顛。

這骰子有些重,看著像是純金的。

除了顏色和重量外,這骰子和普通骰子還有一個區彆。

一般骰子的“一”點,是一個普通的紅色圓形。

但這個金骰子的點數“一”,卻是一個心形。

“這是?”

我問說。

牛老便解釋道:

“這事兒說來話長,當年津門衛榮門內訌,柳具行下麵的小刀會和鑷子門,為爭搶地盤,雙方大打出手。連續打了小半年,雙方都是損失慘重。津門衛幾個有名望的老榮,便請了全國各地,在榮門中有些威望的老榮,前去擺事。我也在被請的人中……”

說著,牛老抽了口煙。

而牛老提的柳具行,我在前麵說過的。

榮門盜術中,分為白手,穿線兒,和柳具等。

柳具指的是用工具盜竊。

柳具行裡麵,又有小刀會和鑷子門。

小刀會,指的是用刀片之類的器具。

鑷子門,用的則是各種鑷子。

“到了津門衛之後,這些老榮們出麵調和,讓雙方重新劃了界限,又喝了合場酒,這件事算是擺平了。離開津門衛時,我坐的是火車。剛到車站,就聽旁邊的垃圾箱旁,傳來孩子的哭泣聲。上去一看,是個剛剛滿月不久的女嬰。孩子白白淨淨,看著特彆招人喜歡。我知道,這是有人故意棄養的。我便把孩子抱走了。這孩子,就是小朵。而這粒骰子,當時就藏在她的繈褓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